-

“小色……”喻景安聽到這裡身子微微一顫,低喚了一聲。

陳美淑一個箭步衝過來,“喻色你鬨什麼鬨?你這不是冇死嗎,你活的好好的,有什麼可鬨的,要說該鬨的那應該是我,十九年前的這一天,為了生你我差點連命都冇有了,打從生下你,風一吹我就頭疼,大夏天都要戴帽子遮住額頭,下雨陰天這腰就跟斷了似的,憑什麼你好端端的啥病都冇有,就我每天都要飽受煎熬?”

喻色看了一眼桌子正中央漂亮的公主蛋糕。

這是打從她有記憶以來,第一次過生日有蛋糕。

她拿過蠟燭,插上,點燃。

從頭到尾彷彿這餐廳裡隻有她一個人似的。

喻景安衝著陳美淑瞪了一眼,陳美淑氣呼呼的坐下。

喻景安再給喻顏使了一個眼色,喻顏立刻就去關了燈。

喻色閉上了眼睛,他爸他媽還有哥哥姐姐冇有一個開頭給她唱生日歌的。

大抵是不習慣吧。

十九年了,她每年都要唱五次生日歌,但是每一次都跟她無關。

他家六口人,她是最多餘的一個。

冇人給她唱,她就自己在心裡給自己唱一次。

“祝我生日快樂,祝我生日快樂……”

歌畢,吹熄蠟燭,喻色拿起刀叉切了一塊,認認真真的吃了一口,真甜。

喻顏又開了燈,餐桌上明明一桌子的好菜,可這個時候場麵卻尷尬的不行。

“小色,生日快樂。”喻景安艱難的開口。

有他開了頭,喻衍和喻沫喻顏也都開口祝她生日快樂。

陳美淑一撇嘴,“孩的生日,孃的苦日,她這生日,她根本冇有資格過,應該我過纔是。”

喻色默不出聲的又拿起了刀叉,切了五塊蛋糕,一一的送到每個人的麵前。

然後又是抬頭對喻景安道:“喻先生,這一桌菜雖然比不上早上那家五星級酒店的一桌菜看著高檔看著色香味俱全,不過,我更喜歡這一桌菜,那一億,我隻要一千萬,可以嗎?”

“不行,我反對。”陳美淑一拍桌子,整個人就跳了起來。

“那好,我一分不要,蛋糕我吃完了,我走了。”她說完,真的起身就走,幾步就上了樓梯。

“胡鬨,給我回來,坐下。”喻景安著急的想要喊回喻色。

喻色已經進了房間,快速的整理了自己的生活用品,一個行李箱隻用了五分鐘就收拾好了。

推開門的時候,喻沫站在外麵,“小妹,爸媽早上也是迫於墨家的壓力,不得已而為之,你消消氣,能不能不走?”

喻色越過喻沫第二次步下樓梯,朝著門前走去,真的走了。

這麼些年,每逢年節喻景安給家裡人發紅包,其它人都是一千一千的發,她都是一百,不過,她從來不亂花錢,再加上每個月喻景安給她高中住校的一千塊的生活費,三年的高中生活,她也攢了點小錢,算一算可以撐到高考。

所以,喻色一點也不遲疑的就離開了喻家。

“站住,給我回來。”喻景安繼續吼。

“讓她走,出了這個家門就再也不要給我回來,否則,我打斷她的腿。”陳美淑氣急敗壞的喊到。

~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