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陸江的聲音,雖然比不上墨靖堯的,但總好過一個人也找不到。

再找不到人,喻色就覺得自己要瘋磨了,太煎熬了。

“陸江,我現在在冠達會所,我要找墨靖堯,或者你讓他出來接我進去他的天字號vvip包廂,或者你讓冠達會所的保安放行引我直接過去那個包廂,你安排一下。”

陸江聽完了她的話,立刻道:“好的,我馬上安排。”

說完,他那邊就掛斷了電話,顯然是真的去替她安排了。

陸江的執行力度很強的。

喻色呆站了三分鐘,她站在那裡,幾步外的保安就一直盯著她,彷彿她是洪水猛獸似的。

忽而,有人走過去,就要進去冠達會所的包廂區域。

結果直接被那保安攔了下來,“先生小姐,冠達會所的包廂隻接受預約客人。”

他伸手請人離開的手勢看著特彆的礙眼,彷彿是一種歧視,落在喻色這樣的進不去包廂的人的眼中是要多卑微就有多卑微。

那是哪怕很有錢也進不去的地方。

一個代表著無比至尊矜貴的地方。

眼看著那一男一女還想硬闖,保安隨即一個電話就打了出去,直接就被後來的保安人員拖走了。

是的,就是直接拖走了。

還是被很狼狽的拖走的。

眼睜睜的看著那一切,前前後後隻有兩分鐘的時間,那一男一女就從靠近到被拖走而消失不見了。

仿似那裡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似的,讓喻色更加不敢靠近了。

好在三分鐘後,那個保安接起了電話,先是邊聽電話邊看向她,然後便朝著她的方向走了過來。

與此同時,喻色的手機也響了,自然是陸江的。

“喻小姐,墨少的手機關機,我撥不通他的電話,但是我知道他在冠達會所天字號vvip包廂,我已經請保安引你過去了。”

“我……我才十八歲,也可以進去?”喻色一邊問一邊看林若顏,林若顏說過的,二十歲以下不論男生女生都不被允許進去的。

其實林若顏那樣說起的時候,喻色對這個冠達會所的背後boss還是很欽佩的,因為那boss是在保護祖國的花朵呢。

還把祖國的花朵認定到二十歲,足可見他對祖國花朵的重視程度了。

“可以,我已經安排好了。”陸江十分淡定的說到,彷彿他安排喻色要去的地方是菜市場那種人人都可以進去的地方似的。

喻色怔怔的,還以為自己幻聽了,因為她已經站在這裡觀察良久了,實在是很清楚的知道麵前的保安很難逾越的,“就是安排我去冠達會所的vvip包廂,對不對?”

喻色問完了,就聽手機那邊的陸江說道:“是的,保安會親自引你進去的,你隨他進去就好。”

“陸江,我還想要帶一個朋友林若顏一起進去,也可以嗎?”喻色已經看到保安走過來了,這時候就得寸進尺的想要帶上林若顏一起,不然這種二十歲以下不得入內的場所,她自己一個人進去,就算裡麵有墨靖堯,她也有點心慌慌的。

畢竟,墨靖堯現在可是有美女環繞,能不能抽出時間見她都是未知數,所以她實在是不想一個人進去。

“稍等,我打個電話。”陸江又一次掛斷電話了。

然後等對麵的保安走近的時候,正好手機響了,接起後就見他一邊聽電話一邊對喻色和林若顏的方向直點頭,“好的,我知道了。”

片刻後,保安掛斷了電話,禮貌的道:“兩位小姐請隨我來。”

這是陸江一個電話,就什麼都搞定了?

不過,隻遲疑了一下,喻色就跟隨著保安的步伐走進了包廂區域。

其實也就隻是一條長長的走廊。

隻是包廂區域的走廊很安靜,隻有包廂裡的人進出,外圍的人一律不許靠近。

不管你是什麼身份的人都不許靠近。

比如剛剛被拖走的一男一女,能進來這冠達會所本身就代表他們身份的不同尋常。

畢竟象她象楊安安這樣的都冇有進來冠達會所消費的權力呢,如果不是林若顏帶著她們進來,她們根本進不來。

不過喻色此時卻是相當的後悔林若顏和楊安安為了她而來這冠達會所了。

如果她們兩個不來,楊安安也不會出事,也不會被人劫走。

她想過報警,但是敢在這冠達會所劫人的絕對不是泛泛之輩,隻怕她這邊一報警,那邊楊安安就被撕票了。

所以,為了楊安安的安危,她不敢也不能那麼做。

安安爸安安媽就楊安安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就算是得了絕症生病了都不想讓女兒知道,所以倘若楊安安有個什麼三長兩短,兩個老人家絕對活不下去的。

而她心裡的那道坎自然也淌不過去。

兩個人隨著保安走過長長的走廊,還以為到了儘頭可能就到了,結果到了儘頭居然又是一個轉彎,轉彎處還有保安,前麵引路的保安停了下來,指著喻色和林若顏道:“墨少的特助陸江親自交待的,把她們兩個送到墨少的天字號vvip包廂。”

新保安點點頭,“好的,請隨我來。”

然後,喻色很快就不記得自己拐過多少個彎走過多少間的包廂了,不得不說,冠達會所太大了,而且包廂處就象是迷宮一樣,她覺得除非走個十次八次才能記住那路徑,否則,現在已經到了天字號vvip包廂前的她完全不記得是怎麼走過來的。

哪怕是她有心裡暗示過自己要記住這段路,也記不來。

實在是每個包廂都長的一模一樣的樣子,根本分不清哪間是哪間,絕對的懵的一匹的感覺。

就算是眼前的天字號vvip包廂也與其它的包廂外表長的一模一樣。

而且,最重要的是冇有標誌。

冇有天字號這樣的字眼,也冇有vvip這樣的字元。

所有的包廂都是一樣的木門,木門上也都是一樣的花紋圖案,所以,如果冇有人親自引著過來,是完全分不清東南西北的,這裡就象是迷宮一樣。

讓人越走越亂,越走越慌。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