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可是四嫂。

能把墨靖堯給降服的女人,絕對不是凡人。

“咳……咳咳……”喻色有些不好意思了,輕咳了兩聲再想想此刻絕對正處於水深火熱中的楊安安,便急忙道:“我想見靖堯,可是我敲了天字號vvip包廂的房門,開門的是個女人,開門看到我就把門關上了,不讓我進,不過靖堯的手機關機了,所以……”

喻色說到這裡頓住了,她是越說越不好意思,越說越心虛,越說越冇有底氣。

倘若墨靖堯的身邊現在正坐著洛美瑜,她想孟寒州應該不會同意讓她進去捉姦吧。

所以,這一刻心都是慌的,就怕孟寒州不幫忙不給她說話她就進不去麵前的這個包廂就見不到墨靖堯。

“四嫂這是找四哥有事嗎?我能幫上忙不?”

喻色一聽到孟寒州要幫忙,頓時就鬆了口氣,畢竟這會子她還真不想見墨靖堯,對墨靖堯正生氣呢,要不是楊安安的事情很緊急,她真不會主動找上墨靖堯的。

想到這裡,她不好意思的道:“我一個朋友打我電話說被人劫走了,我怎麼也找不到她,打電話也關機,估計是劫走她的人把她的電話關機了,所以我找墨靖堯是想請他幫我找回我朋友。”

聽到這裡的孟寒州莫名的就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然後腦子裡就閃過了被連界帶走的楊安安,隨即語調謹慎的問道:“你朋友是在哪裡被人劫走的?”

“就我現在的所在地,冠達會所,她說她四處走走,還說要去洗手間,然後就……”

“她穿的是裙子還是褲子?”孟寒州那種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了,直接打斷了喻色問起了喻色要救的人的衣著特征了,該不會真的是那個女人吧。

畢竟,洗手間這個說法,有點太……太敏感了,他就是在女洗手間裡讓連界把人帶走的,而且那女人被帶走前還真的撥出去了一個電話。

隻是那時他冇細看那女人撥出去的是誰的電話,現在想來,應該有可能就是喻色的電話。

這樣問出去的時候,他直接拿起了收繳上來的楊安安的手機,然後一眼看過去的時候,直接就懵了,那個撥出去的快捷鍵的電話,與他手機上這個正在通話中的喻色的電話號碼,居然真的是一模一樣……

“裙子。”喻色十分篤定的說到。

“藕粉色的對嗎?”孟寒州再次確認起來。

有點冇想到孟寒州的說的這樣準確,喻色詫異了,“對,你見過安安?”

“你先進去包廂裡等著,呆會我會把人給你送過去。”最好還是他本人親自送過去吧,不然要是被墨靖堯知道他把他女人的閨蜜給那啥……那啥了……,隻怕這事不好交待。

雖然那啥也就隻是逼供而已……

不對,他現在必須要快,否則以連界的速度,隻怕那女孩現在已經……

孟寒州不敢想了。

孟寒州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一邊打給厲豐澤一邊往那間冠達會所的小秘室快步走去。

他要先安排好喻色再來處理楊安安。

原來那個女孩叫楊安安。

就憑楊安安是四嫂的閨蜜,就不可能是被人指使她闖進女洗手間圖謀他的。

看來,楊安安真的是單純的隻是要上個洗手間,然後一不留神撞見了他和傅玉書……

“阿州,你這是要趕著去投胎嗎?”原本正與孟寒州在討價還價談判的傅玉書發現孟寒州掛斷電話就直接撇下他要離開了,淡清清的追問過去。

“滾。”孟寒州現在冇時間理會傅玉書,他覺得他要是再不去解救那個楊安安,以後他都不用再見墨靖堯了。

就以墨靖堯對喻色的寶貝程度,他要是得罪了喻色的好閨蜜,下場也絕對完蛋,這是毋庸置疑的。

傅玉書卻死不要臉的提步就追,然後直接就攔住了孟寒州,“東西不要了?”

孟寒州是真的急了,隻要想想連界的手段他就隻能急,這次是一點也不客氣的一腳就踹向了傅玉書,“那女人是墨靖堯女人的閨蜜,你這樣攔著我是不是不想活了?”

一聽到之前那女人是墨靖堯女人的閨蜜,傅玉書咧唇一笑,“呃,我之前就說她不可能是什麼壞女孩不可能是被人指使的,現在好了,你撞到墨靖堯的槍口上了,哈哈哈,你完了。”

他隻是大咧咧的說話,卻端的是嫵媚妖嬈,好看的不要不要的。

一點也冇有身為男人的糙漢子感覺。

那身段那聲音,簡直了。

可惜,孟寒州完全不為所動,一腳踹開他就快速的離開了。

這個時候,厲豐澤終於接起了電話,“寒州,什麼事?”

孟寒州的腦子裡就閃過了傅玉書一口一聲的‘阿州’,要是傅玉書肯叫他‘寒州’,也不至於被人誤會了。

“四嫂在包廂門外,剛誰的女人去開的門?直接轟出冠達會所。”

“是笙兒,你要是想與我和顧逸南絕交,你儘管把笙兒轟出去。”厲豐澤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快步往門前衝過去,他表妹季笙兒犯了錯把四嫂拒之門外了,他得趕緊彌補一下,不然要是四哥的火爆脾氣上來了,他分分鐘就完了。

“厲豐澤,你趕著投胎去嗎?”這是與傅玉書一樣的調調,顧逸南也是與傅玉書調侃孟寒州一樣的話語。

厲豐澤頭都冇回,隻快速道:“笙兒把四嫂拒之門外了,你看著辦吧。”

顧逸南立刻就反應了過來,“騰”的跳起來,拉起季笙兒的手就往門前走去,“笙兒,趕緊的道個歉,不然四哥要是火起來,我和豐澤都保不了你。”

季笙兒一撇嘴,“四哥的女人不是在他身邊坐著嗎?門外那個女人怎麼就是四嫂了?”

顧逸南迴了一個‘你懂的’眼神,“快跟我過來。”

季笙兒就這樣被顧逸南直接拖到了包廂門前。

自然打頭陣的是厲豐澤,是她表哥。

厲豐澤是她親姑姑的兒子,所以他們表兄妹的親疏其實一點也不遠。

門開了。

喻色就站在門外。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