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我不道歉。”結果,就在眾人都以為喻色是屈服於老太太的怒氣中時,她居然堅持不道歉。

她這樣毫不遲疑的拒絕,老太太氣的臉都白了,“你這是……這是要氣死我嗎?下了毒還不道歉?”

“我冇下毒,自然不道歉。”

“那你剛剛還……”老太太有點懵,喻色這是還不承認?

“剛纔是覺得奶奶的生日因為我而攤上這樣的事,我很過意不去。”所以,她才受了老太太的一巴掌。

“那不是還是因為你?”老太太迷糊了。

“彆人認定了是我,讓奶奶不開心了。”喻色解釋了一下。

“這……這……”這讓老太太再揮起的手,又落不下去了。

喻色這分明就是在說真不是她做的。

“不是你下的還能是誰下的毒?分明就是你。”墨靖梅在旁邊添了把火。

盛錦沫忽而動了,慢悠悠的走到了墨靖梅的身邊,輕拍了一下墨靖梅的肩膀,“也許蛋糕裡冇毒呢,那喻小姐就冇有想陷害我,一切都隻是猜測,不能亂說話。”

“喻色都說是蛋糕裡有毒了,那就是了,盛姐姐,我知道你人好,總是得饒人處且饒人,可這次她不止是栽贓了你,還害得我們現場每個人都拉了肚子不說,現在這肚子還疼呢,你性子好你要放過她那是你的事,我們這些人可不想事情就這麼過去,就算是四哥護著她也不行,不然這樣放過她,保不齊下次還有一個叫張色李色王色的女人也這樣下毒害得大家拉肚子,那就是助長不正之氣,不能放過她。”

墨靖梅也算是受害者,她也拉肚子了的。

“墨姐姐,你就認定是我下的毒?”喻色眉梢輕挑,冷冷看向墨靖梅。

“不是你還是誰?”墨靖梅瞪向喻色,她纔不怕墨靖堯,她隻要把喻色拉下神壇就好,反正她也是墨家人,墨靖堯就算是報複,怎麼也不能報複自己家的公司吧。

所以,她是真不怕。

“你的動機就是我不喜歡盛小姐,所以在她做的蛋糕裡下了毒害了你們拉肚子,然後栽贓她?”

“就是。”墨靖梅十分篤定的吼道。

喻色笑了。

雖然臉上是醒目的五指山,不過一點也不影響她的美。

她冇有象盛錦沫那樣裝嬌弱,她站了起來,身形筆挺的掃向大家,“各位阿姨姐姐妹妹,請大家回想一下,我有栽贓過盛小姐嗎?我從來都冇有說過盛小姐下毒這回事,你們也冇人認為是她下毒吧,我怎麼就成了栽贓她的人了?”

“你下毒不就是想栽贓她嗎?結果,被我們一眼識破。”

“我說了不是我下毒,所以栽贓一事與我無關。”喻色還是不慌不亂的說到。

盛錦沫上前了一步,也學著喻色的樣子道:“各位阿姨姐姐妹妹,咱們可不能亂說話,喻小姐是救過靖堯的命的,她這樣的人,不可能做出下毒的事吧。”

盛錦沫這樣一說,其它人更氣了,“這已經做了,不是她還能有誰?”

喻色微微笑的掃了一眼盛錦沫,冇說話。

盛錦沫一直是嬌嬌弱弱一付不舒服的樣子在看其它人,“說不定是誰不小心把什麼毒什麼藥灑在蛋糕上了,也是有的。”

一個女人想到洛婉儀很中意盛錦沫,再加上盛錦沫盛家大小姐的身份,立刻附和道:“呃,那蛋糕從盛小姐你家裡拉過來就直接送到了這大廳,大廳裡這麼多雙眼睛在盯著看著,要是真有人灑上什麼毒什麼藥,絕對能看到發現的。”

“對喲,你這說的也對,那毒是怎麼下在蛋糕上的?”

盛錦沫這次冇說話,而是淡淡的瞟了一眼墨靖梅的方向。

墨靖梅立刻象是打了雞血似的道:“我想起來了,咱們要切蛋糕的時候不是發現刀叉不在嗎,是不是切蛋糕的刀叉被……”說到這裡,她故做吃驚的看了一眼喻色的方向。

這一眼,眾人全都秒懂了,其中一個人立刻道:“喻色,你去拿刀叉的時候是不是在刀叉上……在刀叉上……”她說不下去了,人已經被嚇壞了似的定在那裡。

“對,蛋糕從送過來一直襬在大廳,那蛋糕上要是有毒,隻能是刀叉被人動過手腳,切蛋糕的時候把毒蹭到蛋糕上,所以我們大家才中毒拉肚子的。”這人越說眼睛越亮,宛然她已經成了偵探界的福爾摩斯。

“我的天,就這樣的劇情,以後誰還敢參加什麼宴會了?不要命了嗎?隨時都是送命的模式。”

“我肚子又疼了,你們繼續,絕對不能放過這害我中毒的渣女人。”一個女人捂著肚子衝向了洗手間,因為不舒服,什麼臟話都冒出來了,這是真的氣急了。

老太太滿臉失望的搖了搖頭,“喻色,你還有什麼好說的?你不會是想說那些刀叉不是你拿出來切的蛋糕吧?”

喻色抿了抿唇,冇說話,不過目光這一次掃向了嬌嬌弱弱的盛錦沫。

盛錦沫眨了眨眼,滿臉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聽說喻小姐醫術了得,曾經救過很多人的命,她這樣醫者仁心的人不可能下毒吧。”

“這可不好說,誰知道是不是因為洛董拒絕她而喜歡你她才下毒的呢。”有人陰陽怪氣的說道。

“你胡說八道什麼,我家小色纔不可能是那樣的人,八成你是這樣的人吧,所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蘇木溪回來了,手捂著肚子臉色也很不好看。

一看,就是中毒了,拉肚子了。

不過她去的洗手間是靳家的洗手間,因為離的稍微有些遠,所以回來也比較慢。

“咦,這不是靳夫人嗎,你也中毒了?你這個乾女兒乾的好事,連你這個乾媽都冇放過,你居然還替她說好話,你這是腦子抽了嗎?”

蘇木溪是個沾火就著的火爆性子,直接就火了,“你才腦子抽了呢,小色明明是不知道有人下毒,要是知道她一準會提前告訴我的,再說了,她又不是神仙,她也不可能提前知道提前告訴我,對不對?”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