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察看了找到的小衍的手機,之前一直撥不通是因為手機冇電,充了電後我們和警方一起仔細檢視了一下,通訊和短訊息都是正常的,就是出發前與你聯絡後就出發了,然後在去南大的路上出了車禍。”喻景安重述了一遍。

喻景安說到這裡,喻色纔想起來那個撞了喻衍的車的車主,“另一輛車的車主當場撞死了是不是?”

“對。”

“那輛車裡一共有幾個人?”她隻是在醫院的時候聽那個護士說過那輛車撞死的人要捐眼角膜,也才知道是死了,但是那輛車出車禍時裡麵具體有幾個人,她直到現在都不知道。

她之前忽略了那一輛車的情況,是現在喻景安再次提起車禍纔想起來都冇有關注過那輛撞了喻衍車的車的情況。

“就一個司機。”

“真巧。”喻色微擰了一下眉頭,這是真的巧。

剛好兩輛車都是一個人。

一對一的車禍。

但是喻衍的車被撞了,人被換成了另外一個血肉模糊的人,而喻衍本人已經失蹤了。

那天如果不是她趕去了醫院,那人若死在手術檯上,最後他們喻家人都會認定是喻衍死亡了。

那時候,可以說喻衍的死亡就是天衣無縫的。

那他本人就算是此刻被人囚禁在哪裡,喻家人也不會去查去找,因為壓根就不知道喻衍還活著。

“我也覺得過於巧合,還有,那天發生了車禍,現場一定很多人,圍觀的人也很多,你哥是怎麼被偷梁換柱的?”陳美淑也參與進了討論。

“對喲,總不可能在現場那麼多人的麵前,就有人敢囂張的換人吧。”喻沫也懷疑了起來。

“所以,隻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我哥被抬到救護車上後,在救護車裡被人換了,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到了醫院後,被人換了。”喻色分析了一下,就覺得這兩條都有可能。

“我覺得應該是到醫院後被人換了,畢竟,那些醫生和護士太黑心了,他們都敢倒賣臟器,還有什麼不敢做的?”喻顏的情緒激動了起來,這一刻就覺得一切皆有可能。

那邊,陳美淑看了一眼喻色,小心的道:“那是個彆醫生和護士,大多數的醫生和護士都是好的,你看小色,明知道救人會有責任,但她還是救了,隻是冇想到那人還是死了。”

“說不定那人的死,就是對方想嫁禍給小色。”喻沫氣憤了起來,“就是要宣傳小色的醫術根本不行,根本冇救活人,冇想到自己陷害小色的時候露出了馬腳,不然,小色還真是說不清楚,小色,以後再遇到這樣的事,就算是能救人,也不要救了。”

喻色這是第一次從這個姐姐身上感受到親情,她忽而笑了,“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不過讓我見死不救,我可能還是做不到。”

喻沫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那你就遵從本心吧,不用聽我的。”

想當初,如果不是喻色救了陳美淑,他們一家子現在不止是少了一個喻衍,還少了陳美淑。

她從前很自私,就覺得她媽一切都要為她打算,家裡所有的人都要圍著她轉,而她就為了自己自私的目的,曾經連陳美淑都傷害過。

卻是在陳美淑行將要死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有多心慌,要是她媽冇了,就再也冇有人給她撐腰了,就再也冇有人不論她對她錯都為她努力爭取了。

而她從前的自私,可以說是太無底線了。

好在,經曆了陳美淑的一場生死,她終於明白過來,這世上,有自己一心想求得的人,也有那些一直在保護自己愛護自己的人。

而後者,纔是自己的寶藏。

“姐,謝謝你。”喻色很感動,她今天先被淩澈感動了一次,現在又喻沫感動了一次。

從前恨不得直接弄死的人,現在能這樣心平氣和的坐在一起,這是喻色從來冇有想到過的。

“小色……”喻沫一下子鼻酸了。

她隻是關心一下喻色,喻色就是這樣的感慨,她從前對喻色實在是太不好了。

喻色忽而想起了一件事情,“姐,祝紅的死,與你有關嗎?”當時她隻知道祝剛去查了。

至於後麵的結果,祝剛並冇有告訴她。

而她因為尊重祝剛,相信祝剛不說出來一定是有他的理由,所以就冇有去追問祝剛。

但是,那時的她其實是懷疑是喻沫找人做的。

畢竟,那個時候的喻家人與她的關係可以說是很極端,喻家人是想毀了她,而她則是恨不得殺了喻家人。

是的,那時的喻家人也是恨不得整死她。

如果不是墨靖堯解惑了她的母親是陳美淑的孿生妹妹,如果不是她救了陳美淑,他們到現在都不會象一家人一樣的坐在一起。

喻色問完,就看向了喻沫。

喻沫先是愣了一下,隨即道:“我冇有,我冇有殺祝紅,不過我是知道這件事的。”

“那你有沒有聯絡過祝紅?”喻色繼續追問,當時的一些困惑,既然現在談起了,乾脆就直接問了好了。

喻沫這個時候耷拉下了腦袋,很不好意思的道:“我是有讓人與祝紅接觸過。”

“那時你的目的是……”

“我知道你救了祝紅,還給祝紅開了藥方,我接觸了她,是想讓她向彆人散佈你不懂什麼醫術,你也冇有治好她,我那時是想毀了你的名聲。”喻沫越說越小聲,越說越不好意思。

現在回想起來,她覺得她從前對喻色的敵意,都有些魔症了似的。

反正那時不論喻色做什麼,她就是想與喻色做對。

喻色點了點頭,她相信喻沫的話了。

如果喻沫真是弄死祝紅的罪魁禍首,相信祝剛也不會放過喻沫,就算墨靖堯也不會放過的。

她可是記得墨靖堯惡整陳美淑的手段,就是因為墨靖堯讓人在陳美淑的肚子上劃的那一刀,陳美淑才破傷風,才差一點死了的。

所以,如果當初真的是喻沫,喻沫現在絕對不會好好的坐在她麵前的。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