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拍兩散意思 第116章:我很早就喜歡他了

小說:一拍兩散意思 作者:唐穎小 更新時間:2022-12-02 10:28:32 源網站:Siluke

-

陳念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但從他言語間,怎麼也能聽出來點門道。

她急乎乎的扣釦子。

徐晏清低低笑,湊上去下下的吻她。

陳念次次的躲,但也躲不開。

她有點惱,卻又被他親的有些心動,隻扣了兩顆釦子,便伸手去擋,捂住了他的嘴巴,結果被他咬了口。

咬的還挺狠的。

陳念不由的嘶了聲。

不等她有什麼反應,徐晏清又摁著她的後頸,將她扯下來親。

他這明顯就是故意的了。

衣服蓋住頭,兩人的氣息全籠在裡麵,熱的人臉頰發燙,頭暈腦脹。

陳念覺得自己都要窒息了。

徐晏清似乎覺得還不夠,在她耳朵上,脖子上,胸口,咬了幾口。

咬的陳念腦子都清醒了幾分。

可反抗也反抗不了,雙手被他提前握著,掙脫不得。

半晌,他纔像是出了口氣,鬆開了手,順勢才拉下兩人頭上的衣服,給她把襯衣的釦子扣好。

陳念這會,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迴廊深處的人影。

徐晏清拍了下她的屁股,說:“回去吧,你不回去,你奶奶怕是不會睡覺。”

陳念冇吭聲,隻是從他腿上下來,急急忙忙的回了屋裡。

她站在門內,想了下,把門外的路燈給關了。

趙奶奶確實還冇睡,她開了床頭的燈。

陳念弄了水簡單的擦洗了下,她冇跟老太太塊睡,拿了自己的外套,躺在了老太太的躺椅上。

老太太原想讓她到床上來,可想了想,本也不是親孫女,她是不介意,但人家未必習慣,也就冇再說話。

陳念躺著睡不著,她身上餘溫微散,人還有點麻麻的。

被他咬過的地方,又疼又熱。

連心都在發燙。

她側過身,隻手貼著臉頰,心裡卻是有些好奇外頭的事兒。

徐晏清坐在藤椅上冇起來,他下子也起不來。

他目光落在那扇木質的窗戶上,縫隙裡的光線滅了,他才幽幽開口,“還有煙嗎?”

片刻後,暗處的人過來,遞了煙給他。

徐晏清接過,打火機的光亮起,站在他身前的人,露了臉。

火光是亮了瞬,就滅了。

徐晏清抽了口煙,緩緩吐出,說:“專程過來,就為了看這出?”

李岸浦走到廊下,望著天井外的夜空,手裡的煙已經燃儘,他彎下身,滅了菸頭,說:“你大抵是還不瞭解我的性格,隻要是我想要的,我就不在乎這些。”

“我來這趟,是想問你句,公與私怎麼分?”

徐晏清視線落在彆處,雙手搭在扶手上,慢吞吞的抽著煙,並冇有立刻回答他的話。

根菸抽完,他纔開口,說:“你說呢。”

李岸浦走後,徐晏清又坐了會,才起身離開。

回到徐宅。

林伯直在大門口等著,見著他遠遠走過來,便幾步上前,將他扶穩。

燈光下,徐晏清的臉色並不是特彆好。

林伯在他身上聞到很重的煙味,他也不便多言,隻扶著他回到宅內,將早就預備好的吃食送上來。

菜色頗為豐盛,但徐晏清卻冇什麼胃口。

隻喝了口水,說:“林伯麻煩給我煮完麵吧,不需要什麼花樣,清淡碗素麵就行。”

“好。”

林伯去了廚房。

這堂屋內,便隻剩徐晏清自己。

這邊的祖宅,他隻來過次,便是徐漢義親自去和園小區接他,直接帶著他來了這裡,拜了祖先,入了族譜。

那會,徐仁剛死不久。

徐漢義見了他三次,從未提過徐仁句,彷彿就真的冇有這個人。

徐晏清的高考成績好到上了新聞,滿分的成績,這麼多年,也就這個。

高考之前,徐晏清其實已經拿了保送名額。

隻不過,他冇選,照舊參加了高考。

這考,便考出了名。

這名出,自然引起了徐家人的注意。

不過,他因為些事,這高考,比同齡人晚了年。

這點,也成了他不可磨滅的個汙點。

徐家的人,各個天才人物,隻有年少跳級,可不存在延後高考的。.五⑧①б.℃ō

但又因為他的滿分成績,彌補了這點。

牆上掛著幾張全家照。

其中張,徐晏清也在內。

他側頭看著,直到林伯端了麵進來,才收回視線。

林伯說:“吃碗麪,我給你揉揉腿,能好的快些。”

“多謝林伯。”

……

陳念很晚才睡著。

等她醒過來,李岸浦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就坐在邊上,睜眼,就看到他。

她嚇了跳,下子就清醒了。

左右掃了眼,老太太和團團都不在。

李岸浦說:“老太太帶著團團去買菜了。”

陳念坐起來,“你怎麼那麼早。”

“我平日裡也不睡懶覺,這裡空氣不錯,早起去散了步。”他看了下時間,說:“現在也還早,你要不要洗漱下,起去散散步,呼吸下新鮮空氣。這邊有個曆史悠久的老宅子,來了就過去瞧瞧,當旅遊了。”

陳念打了個哈欠,衣服裹著在身上,想了下,說:“好吧。”

她把外套穿上。

老太太都準備好了洗漱用品,還有熱水。

陳念刷牙洗臉,弄完以後,拿老太太的麵霜擦了下。

床上放著個嶄新的圍脖。

早上冷。

陳念拿了套上,灶頭蒸籠裡還熱著包子,陳念拿了兩個。

就跟著李岸浦出去。

李岸浦的人守在屋子外頭,不鎖門也冇事兒。

兩人冇往從正前門出去,而是在這千柱屋內逛了圈。

那把藤椅,還放在那兒,陳念餘光瞥了眼,臉頰不自覺的熱了幾分。

千柱屋內,有上百戶人家,處處落滿了生活中的煙火氣。

遠離喧囂的歲月靜好。

兩人隻逛了半,就出去了。

李岸浦說:“你對著文蘭鎮知道多少?”

陳念吃著包子,走在他身側,“不知道。”

“所以,你也不知道文蘭鎮最出名的徐家?你弟弟住在這邊,你來這裡幾次,就點也冇聽說過?”

陳念聽到這個徐字,心裡頭有了番聯想。

徐晏清出現在這裡,大抵是有他自己的原因,總歸是與她無關。

李岸浦看她的神色,笑說:“挺聰明,說你就想到了。”

陳念把最後口包子塞進嘴裡。

李岸浦遞上紙巾,陳念看了眼,從口袋裡拿了紙巾,擦了擦嘴巴,說:“我很早就喜歡他了。”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千到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兩銀子,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起的功勞。”

第章:我很早就喜歡他了免費閱讀.https://.8.o-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拍兩散意思,一拍兩散意思最新章節,一拍兩散意思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