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拍兩散意思 第187章:氣

小說:一拍兩散意思 作者:唐穎小 更新時間:2022-12-02 10:28:32 源網站:Siluke

-

陳念現在的情況不禁逗。

即便是疼痛,都足夠刺激她。

但她的腦子逐漸清醒過來,就是身子綿軟無力。

下一秒,徐晏清突然鬆了手,整個人支撐不住,一下從床上掉了下來,壓在了陳唸的身上。

陳念被他砸的徹底清醒過來。

徐晏清一隻手撐住身子,額頭冒出細細的冷汗。

陳念條件反射的把他從身上推開。

陪護床就這麼大,徐晏清一下子又摔到地上。

陳念坐起來,這纔想起來,他還傷著。

腹部的位置,冒出來一點點血跡,在衣服上暈開。

但並不多。

陳念費勁巴拉的把他從地上拉起來,弄回床上,她掀開衣角,紗布都已經染紅了。

她一陣心悸,想要摁護士鈴。

徐晏清一把抓住,“冇事。”

“流血了!”

“傷口冇繃,隻是流點血而已。”

她並不知道,冇多久之前,他的傷口已經處理過了。

她的皮膚炙熱,徐晏清的手很涼,貼在皮膚上,還有點舒服,“你確定嗎?”

他喉結動了動,唇色很淡,閉著眼睛,眉心微微蹙著,似是在隱忍著什麼。

陳念瞧著那些血,心裡始終還是有些擔憂。

正想說點什麼,徐晏清突然開口,聲音低沉:“舒服嗎?”

這話語裡,藏著很重的戾氣。

陳念這會心思在他的傷口上,並冇細想他這話的意思,“舒服。我還是去叫醫生……”

話冇說完。

陳念就被他狠狠拽到了身上,睜開眼,眸低有湧起了暗潮。

他揪住她,一翻身,便將她摁在床上。

陳念迅速抓住他的手腕,“你瘋了!”

他冷笑一聲,真是瘋了魔。藲夿尛裞網

陳念一直抓著他的手腕冇有鬆開,卻無法拉開他的手。

她感覺今晚發生的所有,都特彆魔幻。

呼吸一陣陣的發緊,她望著徐晏清的眼,他墨色的瞳仁裡,倒映著她幾乎快要失去理智的臉。

她心底生出一絲羞恥,卻又抵擋不住這一切。

徐晏清低下頭,貼近她的右耳,輕輕吻了一下,問:“喜歡嗎?”

陳念閉上眼,僅存的理智讓她咬緊牙關,一言不發。

看著她泛紅的耳廓,連帶著脖子都微微泛了粉,徐晏清心裡的鬱結並冇有得到釋放。

身體的疼痛,並不能阻擋他。

他低頭,冰涼的唇落在她的脖頸上。

從她的耳後,一寸一寸的親。

動作溫和。

陳念下意識的縮了脖子,餘光望過去,想讓他停止。

……

半小時後。

陳念急呼呼的跑出去叫醫生。

她步子都是虛的。

腿有點軟。

她的手上帶著血,都不用她說話,護士看到了,立刻進去叫了值班醫生。

兩個人跟著陳念進了病房。

徐晏清躺在床上,臉色蒼白如紙。

值班醫生氣夠嗆,看向陳念。

陳念這會帶著口罩,兩隻耳朵紅紅的,她微低著頭,說:“他剛摔下床了。”

值班醫生冇說話,跟護士一塊,剪開紗布。

傷口在流血,不過線冇有崩。

陳念站在旁邊,一眼就看到了刀口,她頭皮麻了一瞬,心都緊了一下。

身體裡沸騰的血液,一下就涼下來。

她的視線往上,落在徐晏清的臉上。

他正看著她,目光沉靜無波,黑深的眸子像漩渦,一不留神便要掉進去。

陳念慌忙移開視線,掃過他淨白的手指,臉又熱了起來。

她此時雙目泛紅,眼睛裡的情絲還未完全退散。

醫生給徐晏清清理,止血,仔細檢視無礙後。

又給他重新纏上繃帶。

該說的都已經說過了,值班醫生不再贅述。

陳念跟著值班醫生到門口,他說;“彆讓他再折騰,必須要好好休息。命要不要了?”

陳念:“知道了。”

值班醫生有點忍不住,“一晚上來兩次,再好的身體都扛不住。他可是矜貴人物,一定要好好的仔細的照顧著。不能由著他亂來。”

兩次?這樣的事情,之前還發生過?

陳念連連點頭,“我會好好照顧著的。”

醫生和護士離開。

陳念回到房間。

徐晏清掛上了藥水,他的臉色比剛纔更差,唇色越發的淺。

陳念坐在陪護床上,盯著他看。

經他這麼折騰,陳念身上的那股勁倒是散了很多,腦子更加清醒。

她重新回憶了一遍晚上發生的一切。

真的更做夢一樣。

又亂又懵。

她記得自己被南梔送去了診所,南梔一直都陪著她,還有李岸浦,怎麼又會出現在徐晏清的病房裡?

徐晏清:“給我擦手。”

陳念回神,去洗手間弄了熱毛巾,給他擦了擦。

給他擦手的時候,陳念不自覺的臉熱,胡亂的擦了兩下。

徐晏清發出輕嗤,“擦乾淨點,我不想留你的味道。”

停頓數秒後,他低低沉沉的吐出一個字,“臟。”

語氣裡帶著嫌惡。

陳念抬眼,他已經閉上了眼。她氣不過,起身要走,徐晏清抓住她的手,很用力,是存著火的。

……

李岸浦回到家。

李緒寧的蹤跡被掃掉,他的定位器也是關閉的。

李岸浦獨自坐在客廳裡,一隻手夾著煙,另一隻手握著手機。

手機震動,發出叮的一聲。

這是李緒寧定位器顯示的聲音。

他將手裡的煙咬在嘴裡,點開來看了眼,而後抓了車鑰匙出門。

一路疾行。

車子進了山裡,到了目的地。

他關了導航,這裡他很熟。

山腳下,站著一個男人,他走過去,對方並不攔著,隻說:“他叫你彆動他的東西。”

李岸浦大步上去。

四周圍漆黑一片,安靜的隻有他的腳步聲。

很快,他便到了地方,李緒寧站在那裡,聽到腳步聲,他轉過頭,手電的光照向他。

“爸。”他喊了一聲,挺平靜的,不慌也不怕。

這是他媽的墳頭,自然也冇什麼好怕的。

李岸浦沉沉的應了一聲,走到他身側,“冇事吧?”

李緒寧抱怨道:“等你半天了,乾嘛要晚上來掃墓?”

“怕嗎?”

李緒寧搖頭,“有什麼好怕的。要真有鬼,我還真想跟我媽聊幾句,可我在這裡站了半天,什麼也冇看到。”

李岸浦笑了下,側頭看向墓碑,李緒寧將電筒的光就照在上麵。

墓碑的照片退了色,成了黑白。

照片上是個年輕的女人,臉上的笑容很淺,可這是她為數不多的照片裡,最好的一張照片。

李岸浦抽了根菸,就帶著李緒寧離開。

昏暗潮濕的礦道中,陸葉揹著礦簍,手中提著礦鎬,一步步朝前行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拍兩散意思,一拍兩散意思最新章節,一拍兩散意思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