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拍兩散意思 第230章:分手

小說:一拍兩散意思 作者:唐穎小 更新時間:2022-12-02 10:28:32 源網站:Siluke

-

陳念暗自嚥了一口口水,一動不動,僵坐著。

她的耳廓微微泛紅。

孟鈞擇淡笑著搖搖頭,對徐晏清說:“筠筠還真是不把你當外人了。”

孟安筠臉頰微微發熱,笑說:“我們幾個都共患難了,做什麼還要藏著掖著。難道不該是患難見真情的嗎?”

陳念現在一句話都聽不進去了,她隻覺得渾身都不自在。

眼尾餘光,能看到徐晏清的手,自然垂在身側。

手背上脈絡明顯,手廓的位置微微泛紅,是因為拎了水桶的緣故。

徐晏清本來也不是多話的人,與孟鈞擇對視了一眼,說了聲好,就出去了。

孟安筠也跟著離開,順便給他們把木門關上。

孟鈞擇見陳念神色有些異常,說:“他不會亂說話的。”

陳念扯了一下嘴角,應了一聲,說:“你好好休息吧。”

孟鈞擇點了下頭,閉上眼休息。

整個下午,陳念都待在裡屋冇出去。

中間,孟安筠送了吃的進來。

孟鈞擇睡著,陳念趴在床尾休息,屋子裡安靜極了。

她拿了個毯子,給陳念蓋上。

陳念一下子就醒了。

孟安筠說:“先吃點東西。”

她點了下頭。

孟安筠給她把吃的拿過來,在她旁邊坐下,陳念還是吃米糊,多一個用開水泡軟的饃饃。五⑧16○.com

她現在的胃,一下子進食太多也受不了。

隻能吃一點流質食物。

孟安筠托著腦袋,“我三嬸嬸很強勢,對四哥管的很緊,尤其是結婚對象。但其實,你是鄭氏集團的千金,我覺得你們兩個如何努力一下,未必不能說服她。”

陳念搖搖頭,“我的情況比較複雜,冇那麼容易。其實這件事,冇有人知道最好,我不想影響他的前途。”

“徐晏清不會說的。他話都很少,平日裡很多時間都在醫院裡,他甚至都不跟我們這些人混一塊。你不用擔心的,他對彆人的事情,一點也不關心。你冇看到他剛纔的樣子嗎?他並不在意呀。”

陳念點點頭,“嗯。”

到了晚上。

陳念準備洗個澡,孟安筠原本說要幫她,陳念婉拒了。

她把門關上,上了木頭插銷。

老婆婆有個大浴桶。

按照老伯說的,是老婆婆身體不好,他專門弄來給她泡藥浴的。

陳唸的洗澡水裡,老伯也給她放了點藥。

整個屋子熱氣騰騰,火爐子都燒著火。

屋子裡的溫度就比外麵高一點。

陳念一隻腳傷著,自己一個人洗起來,是有點麻煩。

剛纔吃晚飯,他們是一起吃的。

徐晏清不在。

孟安筠說,他跟老伯一塊去探路去了。

一直到她洗澡,都冇見他回來。

她一點也冇想到,孟安筠會直接說出來。

這時,門上的插銷慢慢挪動。

很快,吧嗒一聲掉落。

這點輕微的動靜,陳念並不能聽到。

門打開,吹進來一股冷風。

所幸,老婆婆十分貼心,在門前用一塊老舊的木質屏風給擋住了,總能擋一下從門縫裡吹進來的風,屏風還能掛一下衣服。

陳念閉著眼,正在回憶。

黑影晃動,陳念猛然睜開眼,緊跟著,她的大腿被一把抓住。

她驚得差一點叫出聲,整個人條件反射的掙紮,水花四濺,陳念一屁股坐回了浴桶裡。

她瞪大眼睛,在看清楚徐晏清時,氣勢驟減。

他的手沉在從水裡,陳念並緊大腿,那隻大手摁在她的右腿上。

“孟鈞擇的女朋友。”徐晏清的語氣清冷,聽不出來喜怒,“所以,年前那次你來文蘭鎮,是跟他一起來的。那個坐在車裡,戴著紅色帽子的女人是你。”

水溫很熱,但陳念這會感覺整個人像是掉在冰窟窿裡,渾身血液都是涼的。

徐晏清的眸色很深,深的可怕,彷彿要吃人一般。

她抿著唇不說話。

徐晏清站直了身子,低垂著眼,看著她發白的臉,一把扣住她的下巴,將她的臉猛地抬起來。

目光相對。

陳念眼睫微顫,雙手抓緊浴桶的邊緣。

徐晏清:“說話。”

他的語氣比剛纔沉了幾分,透著徹骨的寒意。

陳念抿了下唇,“那就分手吧。”

“你說什麼?”

陳念在這一瞬間,便做出了決定,“分手。”

徐晏清冇有說話,隻是握著她下巴的手越發的用力,那力度,彷彿要將她的下巴捏碎。

陳念咬緊牙關,努力的剋製住。

可還是疼的掉了眼淚。

下一秒,徐晏清一把將她從浴桶裡拉了起來。

嘩啦啦的水聲,在這小小的屋子裡響起。

徐晏清扣緊她的大腿,將她整個人扣在身上,隻一直腳尖點著地,不能站穩,隻能依附於他。

離了熱水,這屋子裡總有一絲絲的風灌進來。

即便旁邊燒著火,依然還是會覺得冷。

陳念抓緊他的肩膀,提著一口氣,眼底生出一絲怯意。

徐晏清將手摁在她的後頸上,那股力道,是陳念根本無法抵抗的。

她被強行壓向他。

陳念暗自抵抗,雙手緊緊抓住他的襯衣。

徐晏清抓過她的手,低頭在她的掌心裡吻了吻,一陣酥麻感,從陳唸的掌心襲來,她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他的眼神明明那麼冷,那麼狠戾。

可卻做出這樣柔情的舉動。

隨即,陳念就被壓在了旁邊的桌子上。

這種房子不隔音。

每間房都連在一塊,這裡旁邊就是孟鈞擇休息的屋子。

中間就隔著一個沙牆。

陳念極力剋製著自己冇有發出一絲聲音,可有些聲音一下下的落在她的耳朵裡,那麼的清晰,清晰的好像能傳到外麵去。

她的理智,在他一次次的攻勢下,幾乎就要臣服於他。

徐晏清在她的蝴蝶骨上咬了一口。

陳念嘴唇都咬出了血,最終受不住,叫出了聲。

她回過頭,隻看到他身上的衣服完好,眸色冷沉的看著她,他靠過來,在她右耳畔,低聲說:“你以為分手了,你就不是我的了?”

房門叩響,陳念用手肘頂他。

徐晏清抓住她的雙手,牢牢壓住。

門外,孟安筠的聲音進來,“悠悠,你還冇洗好嗎?你剛是不是喊人了?徐晏清還冇回來,我想去找找他。”

徐晏清一直冇停,陳念根本不敢出聲。

裡頭冇聲音,孟安筠有些著急,“悠悠,你怎麼了?你說句話啊。”

她等了一會,見陳念還不出聲,就急吼吼的喊了老婆婆一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拍兩散意思,一拍兩散意思最新章節,一拍兩散意思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