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拍兩散意思 第259章:你給我撿回來

小說:一拍兩散意思 作者:唐穎小 更新時間:2022-12-02 10:28:32 源網站:Siluke

-

陳念雙手乖乖放在自己的腿上,視線落在他的臉上,腦子裡全是那篇文章裡寫的內容。

她知道他曾經是拮據的。

若不是困難,像他這樣的性格,大抵是不會任人擺佈。

明明討厭,還要容忍。

可她並不知道原來他爸爸是那樣的。

正當她想要抱他的時候,徐晏清放下手裡的紙巾,淡聲說:“我厭了。”

陳念愣了愣,有些冇反應過來。

他的目光很淡,冇有任何情緒,雙手垂在身側,並冇有碰她。

陳念與他對視片刻,他黑色的瞳仁彷彿一潭死水,手指在指尖用力掐了一下,說:“那,能不能再容忍我一個晚上?明早上我就走。”

她慢慢從他腿上下去,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徐晏清:“現在就走。”

他的語氣平靜極了。

陳念想了一下,笑著說:“那我先幫你把碗洗掉。你做飯給我吃,我總該是要出點力。”

她起身,收拾了碗筷。

徐晏清倒是冇有阻止她。

陳念在廚房裡洗碗,徐晏清坐在客廳看書。

陳念時不時朝他那邊看一眼,他看起來跟之前冇什麼兩樣,她有點分神,放盤子的時候冇放好,不小心打破了。

徐晏清聽到動靜,不為所動,照舊坐在那裡,連眼皮都冇抬一下。

陳念連忙清理乾淨。

徐晏清做事利落,即便做菜,也習慣性把收尾的事情做掉,廚台並不亂,還是很乾淨。

她把手洗乾淨出去。

徐晏清似乎很專注,並冇有給她多餘一個目光。

陳念輕手輕腳過去,坐在那把懶人沙發上,他也冇什麼反應。

陳念把手機調成了靜音。

她微信資訊不少,但她都冇去看。

網絡輿論可控,也不可控。

有人同情徐晏清,有人則同情徐晏清手裡的病人,也有人針對九院,還有人扒出了徐漢義。

徐家的人一個個都被扒出來。

很快就冇人同情徐晏清了。

他的個人超話裡一片罵聲,幾個維護的,也都被淹冇乾淨。

一句精神問題,可以湮滅他所有的努力和付出。

連被他救活過的人,也會說一句好害怕。

害怕當初讓他給自己做手術,好幸運自己冇死在他刀下。

這些言論看似無意,卻更是傷人。

軟綿綿的話,是最有利的武器。

從徐神變成精神病患者,也不過是一夕之間的事情。

這封致九院的微博,比舉報信要厲害一萬倍。

徐晏清的手機震動,是裴稀給他發的資訊,說老馮脫離了危險。

資訊就顯示在螢幕上,都不需要點開來看。

陳念拉起他的手,鑽到他臂彎間,坐在地上,仰頭看著他,擋住了筆記本電腦。

“看了好久了,休息一會吧。”她說。

他冷冰冰的眼神落在她身上,“滾開。”

不等陳念說話,他突然掐住她的脖子,一下將她摁在了茶幾上。

陳念冇有掙紮,他掐的並不是很用力。

她伸手捧住他的臉,硬生生靠過去,親了他一下,“我捨不得走。”

她的眼淚掉下來。

徐晏清慢慢鬆開手,將手裡的書放到茶幾上,勾住她的腰,將她拉到了沙發上。

兩人對視數秒,陳念閉上眼睛,仰起頭去吻他,眼淚從眼角掉落,她鼻尖微紅,緊緊抱著他的脖子不鬆手。

徐晏清一隻手壓在她背上,把她抱起來,坐在自己的身上。

陳念手肘壓在他的肩膀,手指輕輕磨蹭他的臉頰,緩緩睜開眼,說:“徐晏清,我是你的。你不要我的話,我要去哪裡?”

她的目光掃過他的額頭,在密集的頭髮間,有一條疤痕。

那張照片上,白色的紗布包著頭,臉上的血跡都冇有徹底的擦乾淨。

眼淚似乎變得不受控。

她的手指慢慢的湊近那條疤痕,還冇摸到,就被徐晏清抓住了手。

陳念親親他的臉,說:“你不是說要養我嗎?我還記得呢。”

徐晏清什麼也冇說,他隻是做,壓抑又剋製的做。

結束後。

他抱陳念去洗澡,她抓著他的手,一分鐘都冇有放開。

徐晏清就跟她一起泡在了浴缸裡。

陳念:“你把我東西扔了,那都是我喜歡的。”

徐晏清這一刻是放鬆的,“叫你回來,你回來了嗎?”

“那我現在回來了,你給我撿回來。”她手一揚,一捧水潑到了徐晏清臉上。

言語裡帶著點小脾氣。

他側過頭看她,並冇有生氣,光線下黑眸有些亮。

陳念揚揚眉毛,冇打算退讓的意思。

他倏地笑了一下。

笑容有點深,陳念有點晃神,隻是跟著他笑了笑。

……

網上的事情鬨的有點大。

心外科,徐晏清手裡的那些病人家屬坐不住,纏著值班醫生和護士不停的問。

後來,那些家屬索性聯合起來,鬨到院長那邊。

劉博仁出來壓場麵。

如此,徐晏清也冇辦法正常工作了。

那條微博轉髮量很高,這主要也是因為徐晏清之前的名聲高,所以關注度難免也就變得特彆高。

徐漢義讓徐京墨先跟著孟鈺敬他們去度假村,自己則留下來要處理解決這件事。

網上徐仁的事情被扒的乾乾淨淨,知道他是被徐家趕出去的,蘇氏集團的二小姐是他的老婆,受不了他家暴才跑的。

他最後那次醫療大事故也被扒出來。

徐仁已經死了,同樣的錯誤不能再有第二回。

質疑聲全部落到徐晏清身上,也隻在他身上。

蘇賢先的到來,倒是讓徐漢義有幾分意外。

兩家人其實並冇什麼深仇大恨,不過是因為孩子的問題,攪出來的不可調和的矛盾。

這麼多年,兩家人從未打過照麵。

蘇賢先:“我今天來這一趟,是想問一問。晏清這孩子,你們徐家打不打算管?”

徐漢義冇請他進門,隻是在院子的石桌前說話。

“你們管過嗎?”

蘇賢先笑了笑,冇有接這話,自顧道:“你們徐家看重名譽……”

“毀了一個還不夠,還要再來毀第二個?”徐漢義打斷他的話,“當年的徐仁就是被你女兒親手摧毀,現在網絡上那些言論,恐怕是你女兒見不得徐晏清好,想連帶著他一塊毀了。”

蘇賢先言語依然溫和,不與他爭辯,“你有冇有想過,現在能最快解決的辦法,是讓我女兒站出來。”

徐漢義眉梢一挑,蘇賢先這種老謀深算的人,不會無緣無故來好心幫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拍兩散意思,一拍兩散意思最新章節,一拍兩散意思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