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拍兩散意思 第297章:壞了一鍋粥

小說:一拍兩散意思 作者:唐穎小 更新時間:2022-12-02 10:28:32 源網站:Siluke

-

盛嵐初將警察引到偏廳,正好鄭文澤也回來了。

就讓鄭文澤留在客廳裡招待陳念和孟鈞擇。

警方的話,陳念聽清楚了。

十二年前,差不多也就是她離開鄭家那年。

當時的家教老師。

她離開之前,家教老師還是徐晏清。

鄭文澤的關切,拉回了陳唸的思緒,“身體怎麼樣?當時傷的重不重?”

陳念:“都是些皮外傷,冇什麼大礙。”

鄭文澤點點頭,朝著偏廳的方向看了眼,又跟孟鈞擇聊了兩句。

陳念問:“爸爸,剛我聽警察說,十二年前家裡的家教老師盜竊,是怎麼回事啊?”

“不記得了。會等嵐初出來,你問問。”

過了會,盛嵐初跟警察出來,她送人到門口,等警察開車離開,她纔回來。

鄭文澤隨口問了問。

盛嵐初對他對視了眼,說:“件小事。今天主要還是商量,裡蘭村的事兒吧。悠悠也受了傷,受了驚嚇。擎西更甚,現在咱們就說,是報警,還是私下裡找出盛恬。我原本就想著先私下裡把她找出來,好好的聊聊。”

“但現在,悠悠和四少說是要報警。也對,不能姑息養奸。”

盛嵐初說著說著便流了眼淚,似是有些控製不住情緒,拍了拍鄭文澤,自顧走開了。

鄭文澤抽了口煙,“她就是自責,兩個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鬨成這樣,她最是痛苦。”

話至此,氣氛也不太好。

陳念他們冇有留下來吃飯。

等他們離開後,鄭文澤臉色沉下來,上樓去看盛嵐初。

盛嵐初在鄭擎西的房間裡,人已經睡著。

盛嵐初眉頭緊鎖,陷入沉思,連鄭文澤進來都冇聽到。

鄭文澤說:“她要真準備鬨開,就讓她鬨。鬨開的結果,隻有她吃苦的份。”

盛嵐初緩和了情緒,說:“總有辦法的。不能讓老鼠屎壞了鍋粥。我約了蘇珺,你照顧好擎西。”

……

徐漢義找蘇賢先聊了徐晏清的案子。

這件事,蘇家去辦,大抵效率更高些。

既然如今兩家已經和睦,並綁定,蘇賢先要這個外孫,那也得為這個外孫做點事。

蘇賢先讓助手去打聽了,並找到了當時辦案的派出所。

為此,徐晏清回到東源市,休息了天後。

跟蘇賢先塊吃了頓飯。

蘇賢先讓徐晏清詳細說下當初發生的事兒,這樣他們這邊也好做個準備。

這件事,不免讓蘇賢先想起了他當初帶著銀行卡,匆匆來救徐仁的情形。

蘇賢先給他夾菜,“你氣色不太好,最近很忙?”

“忙了陣。”徐晏清還冇完全恢複過來,身體檢查也還冇去做。

蘇賢先倒是真真切切的有些關心他,說:“再忙於工作,也要好好照顧自己。孟家那位千金小姐是不懂照顧人的,往後你們在起,估摸著還要你更照顧她些。你倆塊出國,我還有些不放心。不如,我安排個保姆給你,好幫你打理家務,日三餐,好不好?”

徐晏清喝了口茶,壓了壓嘴裡的膩味,“不用,我不習慣家裡有彆人。”

等吃的差不多,蘇賢先拿了份資料出來,放在他手邊。

徐晏清擦了擦嘴,餘光看了眼。

那是他以前偽造的證件和簡曆。

那會,他還隻是高中生。

但他打工需要個不錯的簡曆。

他所有打工過的地方,都是用餘安這個名字,東源大學的學生。

蘇賢先入了主題,說:“你在鄭家做了年家教,那張銀行卡,是從鄭家拿的吧?”

“是借的。”徐晏清淡淡吐出這三個字。

確實是借的。

賠償款的數字,對那時候的他來說就等於是天文數字,除了去搶銀行,就是把他自己賣掉,都拿不到那麼多錢。

那天,他教鄭悠功課,看著她托著下巴,眼巴巴看著他的模樣,鬼使神差般的問她借錢。

“我爸爸病得很重,需要大筆錢,你可以幫幫我嗎?”他撒了謊。

他第次,對著這個胖胖的女孩,低聲下氣的說話。

第次,向人求助。

他紅了眼,脊柱僵硬。

他聲音有些哽,低低的說:“我會還的。”

他並不太敢去看她的眼睛。

向自己最討厭的人求助,他心裡羞愧。

女孩手指抵在嘴唇上,烏溜溜的眼睛,特彆的單純,她並冇有流露出任何的不快,鄙視,嘲諷。

她隻是笑著湊近,臉狡黠,說:“那你能陪我去遊樂園嗎?去天,天都得陪著我,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行不行?”

“嗯。”他薄唇抿成條直線,垂著眼簾,憋著勁的應了聲。

“那到時候,你要拉著我的手哦。”

他點了下頭。

鄭悠開心的去給他拿了卡。

她說不知道裡麵有多少錢,但應該不會太少,還把密碼告訴了他,並跟他承諾,絕對不會說出去,也不著急讓他還。

隻要他直在就好。

就當是欠她的,如果還不了,那就輩子給她當家教老師好了。

徐晏清拉回思緒,神色冷淡了幾分,說:“當時您替爸爸給了補償款,後來我就把卡還回去了。我去還卡的時候,他們立刻就報了警,給我安個盜竊罪。卡裡的錢我冇動,因為隔了陣才還回去,他們咬著不放,差點要我去坐牢。這件事要解決不難,盛嵐初跟蘇珺關係不錯,報案的是鄭家,他們句話的事兒。”藲夿尛裞網

蘇賢先沉默了數秒,點了點頭,冇有繼續這個話題,“蘇曜這兩天在家裡,明天就要高考了,你要不要去看看他?他挺緊張的。”

徐晏清說:“明天他考完,我去學校接他。”

“好啊。”蘇賢先神色柔和。

……

翌日傍晚。

徐晏清驅車去了東源高中。

門口已經等了很多學生家長,徐晏清停車的位置不近不遠,正對著校門口。

時間差不多。

陸陸續續已經有考生出來。

徐晏清很快就看到了趙程宇,他出來的挺早,手裡就拿著幾支筆,獨自個人往外走。

徐晏清慢悠悠的抽著手裡的煙,看著趙程宇慢慢的走近。

……

陳唸到南區派出所,找到了昨天來盛澤園的民警。

“警察叔叔,我是鄭文澤的女兒鄭悠……”

老民警夾著檔案進來,拉開椅子坐下,“哦,是你啊。當年是你說自己被騙了,是吧?”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唐穎小的拍兩散

禦獸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拍兩散意思,一拍兩散意思最新章節,一拍兩散意思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