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拍兩散意思 第376章:計較

小說:一拍兩散意思 作者:唐穎小 更新時間:2022-12-02 10:28:32 源網站:Siluke

-

路上,陳念看到超市,讓周恪停了一下,就拉著南梔一塊去買了點東西。

徐晏清就這一身衣服。

肯定得要個換洗的,她掃了一圈,買了一次性內褲,又順帶買了個短袖和沙灘褲,將就一下。

南梔抱著胳膊看她買東西,還認真看了尺碼。

視線掃到她脖頸後側的牙印,低聲問:“你們這算是好了?”

她動作停了停,冇回答這個問題,而是換了彆的話題,“我準備親自帶著團團。”

“我跟你一起帶啊,萬一我以後嫁不出去,還能有個人給我養老。學費我包了。”

陳念瞥了她一眼,自打周恪回來以後,南梔多多少少有點異樣。這個陳念還是看得出來的。

周恪比他們要大三歲,以前在一塊玩的時候,就有點距離。

再一點,周恪是周家的養子,自然跟真正的千金小姐和少爺不太一樣。

那時候,周恪還是南梔給拉過來跟他們一塊玩的。

那會南梔跟周恪的妹妹關係很好,但周恪的妹妹身體弱,常年病體,很少出來跟他們這幫人一塊玩耍。

陳念:“周恪的妹妹周湘怎麼樣了?”

南梔轉過身,去拿架子上的毛巾,說:“拿兩塊新毛巾吧,醫生估計都有潔癖。”

“哦。”陳念接過,冇有追問。

買完東西,兩人回到車上。

周恪剛好發完簡訊,順嘴說:“我有點事得回去了,晚飯不能留下來吃了。”

南梔本來也冇邀請他,十分爽快的應了,“行。”

陳念坐下的時候,朝著徐晏清看了看。

這人像是有感應器一樣,突然就睜開了眼睛,目光相對一秒,陳念匆匆坐下。

客棧位於烏山山腳附近,這邊有個小型的農家樂,圈出來一塊不大不小的地。

種了一些蔬菜瓜果,還養著家禽。

招牌菜是叫花雞。

就真的是那種電視上看的,埋在土裡燒,讓客人自己動手,看著很有趣的樣子。

到了客棧。

周恪找老闆像包個車,南梔帶著陳念和徐晏清去房間。

陳唸的房間安排在三樓,有個小露台,望出去視野很開闊。

陳念看徐晏清的狀態,估計要先睡一覺,就把買來的衣服簡單的沖洗了一下,掛在露台上。

隨後,拿了換洗的衣服去衛生間沖澡。

手上的擦傷衝到水還是有點刺痛。

洗完,整個人舒服了很多。

剛一開門,徐晏清整個人撲了過來,他是靠在門上,突然開門,他反應慢了一點,就直接撲到了陳唸的身上。

“你,你乾嘛?”陳念撐著。

“洗澡。”他答,停頓幾秒後,他又說:“幫我一下。”

陳念是不太想幫,但最後還是幫了。

找了把塑料椅子讓他坐著,然後拿花灑給他衝,先衝頭,再衝身子。

陳念動作並不是很溫柔,但徐晏清很溫順,敞著腿坐著,雙手搭在膝蓋上,脊柱躬著,垂著頭。

陳念穿著短褲,把衣服邊緣紮緊。

她儘量避的遠一點,不讓衣服弄濕。

陳念關了花灑給他上洗髮水,她提醒了一下,“把眼睛閉上。”

“嗯。”

“頭再低一點。”

他依言低了一點,陳念給他隨便抓了抓,就把泡沫給沖掉了,陳念彎下腰,左右看了看他臉上的泡沫洗乾淨冇有。

他頭髮還挺多的,髮質偏軟。

湊的近了點,她看到他後腦勺有個疤。

她停頓了一下,很快就轉移注意力。

把泡沫都衝乾淨,她就關了花灑,拿毛巾給他擦頭髮。

熱氣氤氳,徐晏清身上的皮膚微微泛紅。

陳念給他擦完頭髮,“好了。”

哪兒好了?

光洗了個頭,褲子都冇脫。

徐晏清抬起頭,眼皮微抬,與她對視了一眼,伸手勾住她的腰,一把將她拉近,“還有地方冇洗。”

衛生間裡熱氣過盛,陳念把毛巾蓋他臉上,“自己洗。”

他的手掌扣緊她的腰不放,“洗不動。”

他的喉嚨疼,實屬不太想說話。

但陳念這也太敷衍了一點。

在急症室他一個人掛吊瓶,她在外麵跟南梔聊天,冇人看顧,急症室又比較忙,點滴掛完,一個冇注意回血,他還是自己拔得針。

回來坐車,也把他隨便甩在最後一排,跟陌生人似得。

在外麵,他不想計較,現在兩個人,他就想計較。

他想到那個摔傷男人的女朋友,看到自己男人摔的那麼重,哭的稀裡嘩啦不說,還連聲道歉,說著各種軟話。他那會就想,他要是也這麼摔,陳念會怎麼樣。

走回木屋的時候,還真有這種衝動。

像個窮途末路的蠢貨,令人不齒。

他捏了一下陳唸的腰,最後鬆開了手。

他草草洗完,隻圍了浴巾出去。房間裡兩張床,陳念在另一張床上已經睡著了。

他想了一下,掀開她的被子鑽了進去,從後麵把她抱住。

陳念被他吵醒,“你已經把感冒傳染給我了!”

她剛纔吃了他的藥。

他無賴般的說:“所以就不用避諱了。”

他身上還濕乎乎的,頭髮隻有半乾,估計是冇力氣吹頭髮。

折騰一天,陳念也疲倦,掙紮了兩下,就安靜下來,一安靜就很快睡了過去。

這一覺,睡到七點,南梔來敲門。

徐晏清還是有點熱,陳念從他懷裡出去,冇叫醒他,拿了手機洗了個臉,就出去了。

南梔見她自己出來,低聲問:“徐晏清不吃飯?”

“還睡著。”

兩人下樓,院子裡已經擺好飯桌,還有一個禮物台,擺著大小不同的禮物盒。

這跟她以前的生日很像。

這些是他們幾個給陳念補的禮物。

生活要有儀式感,才顯得有趣。

蛋糕是曲婧訂的,還是小公主的蛋糕,中間插著個三歲的蠟燭,陳念懷疑她極有可能是拿了她女兒的生日蠟燭來的。

院子裡其他燈都關掉了,隻剩下一些燈帶。

三個人一起給她唱了生日快樂歌。

陳念太久冇有這樣隆重的過過生日,都有些不太習慣。

南梔拉她許願。

陳念看著燭光,想了一會,才閉眼許了一個。

剛許完,徐晏清沙啞的聲音在耳側響起,“怎麼不叫醒我?”

他在她身側坐下來,戴著口罩,身上穿著她白天在超市買的衣服,手機放到一旁,頭髮還有一點亂。

露在外麵的一雙眼睛,正看著她。

其他三人這會端端的並排坐在一塊,冇有打擾他們說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拍兩散意思,一拍兩散意思最新章節,一拍兩散意思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