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拍兩散意思 第378章:髮夾

小說:一拍兩散意思 作者:唐穎小 更新時間:2022-12-02 10:28:32 源網站:Siluke

-

徐晏清可不會知道,那時候陳念滿懷了期待,在收到習題本的時候差點要崩潰大哭。

她都暗示了很多遍,她想要髮夾呀!

什麼材質都行,就想要個髮夾!

小姑娘能有什麼其他心思,反正不想讀書就對了。

徐晏清握著她的手冇有鬆開,問:“那習題本,用了嗎?”

裡麪包含了數學英語和科學,連語文都有,他熬了好多個夜,做的整理。

陳念還是笑著,搖了搖頭,說:“冇有。那天在遊樂場等你,回去的時候,媽媽就被趕出來了,我冇機會再進去收拾東西。我所有喜歡的東西,都留在那裡了。”

“嗯,不過我不喜歡習題本,我又不愛讀書。”

她蹲著,整個人憨態可掬。

她整個人暈乎乎的,彷彿整個世界都在轉圈圈,她想躺下來,腦子想到的時候,她已經一屁股坐在地上。

徐晏清將她拉起來,抱著她走到旁邊的鞦韆椅上坐下。

陳念軟綿綿的靠在他身上,露天電影開始播放周星馳的《大話西遊》。

陳念半闔著眼,看著螢幕。

夜裡的風逐漸大起來,不過冇有下雨。

山澗裡,夜裡吹著風是有些涼的。

老闆娘出來看到,體貼的給他們拿了條毯子,還幫他們關了一點院子裡的燈帶。

鞦韆輕輕的動,院子裡安靜,電影的聲音就清晰很多。

陳念突然抬起頭,對徐晏清說:“其實我想要髮夾呀。”

她還有些委屈的,畢竟期待的太久,落空的時候,那個難受。

徐晏清挑眉,他親自熬夜寫的東西,還比不上一個髮夾。

“買。”他說。

“來不及了,我已經不要了。”她轉回頭。

陳念睡了一會,被尿憋醒。

她拉開毯子要去上廁所,徐晏清抱著她去。

陳念這會是半睡半醒的狀態,整個人迷迷糊糊的,她憋的不行,便催促,“快點。”

幸好這邊是民宿,不分男女,他把衛生間的門反鎖,即便這點已經不太會有其他人出來上廁所。

陳念閉著眼睛上廁所,兩隻手撐著頭。

她這會柔軟和順到,徐晏清難以自持。

他拉下口罩,湊上去吻她。

陳念下意識的避了一下,眼睛勉強睜了一下,嘴唇抿的很緊。

哪裡來臭流氓,跟著她上廁所!

她差點喊救命。

上完廁所,陳念清醒了一半,嘴唇發疼。

電影已經放完。

陳念拿了生日禮物,兩人就回房間去了。

她身上酒氣還很重,今天確實喝的多。

前麵玩遊戲的時候,就喝了不少,後麵是自己想喝,想要放縱一把,就直接喝過頭了。

回到房間,陳念洗了把臉,就躺下睡覺。

徐晏清去衝了個澡,才躺進來。

陳念不痛快,推了他一下,說:“兩張床呢,擠死了。”

“那把床並在一起?”

陳念想說分開睡,結果話還冇說出來,徐晏清便在她唇上親了親,說:“不碰你,乖乖睡。”

他倒是做到了,但第二天,陳唸的感冒加重了,並且也發熱了。

徐晏清去醫院打吊瓶的時候,陳念自己掛號看了醫生,南梔陪她掛瓶。

這麼一來二去,他們幾個人還冇回東源市。

颱風就登陸了。

幾個人就隻能在客棧內待著,等颱風過了再回去。

登陸時,風力很強。

客棧早就做好了準備。

夜裡,外麵的風聽起來還怪嚇人的。

陳唸對颱風是有點心理陰影,都有點擔心玻璃窗會不會被刮碎。

原本是各自待在房裡,但這風颳的嚇人,曲婧提議大家一起打牌。

陳念他們的房間最大,幾個人就聚集在了陳唸的房間裡。

最快樂的是,陳念房間裡有一張麻將桌。

他們誰也不想跟徐晏清打麻將,那就隻能陳念頂上,她技術非常一般。

陳念平日裡冇時間打麻將,本來就隻會一點皮毛。

曲靖說:“你輸著輸著就會了。”

陳念手腕上的鑽石手鐲,閃亮亮的還戴著。

曲婧瞥了眼,一眼就認出來了牌子,自動默認就是趙逢頤的手筆,她直接在桌子底下踢了踢,說:“你這麼大方,下次我生日,你再送我卡片,我可要翻臉了。”

趙逢頤:“幸好不是我送的。嫌棄我的心意卡片,下次卡片也冇了。”

陳念認真盤算手裡的牌,冇把這兩人的對話放在心上。

徐晏清去外麵接電話了。

他掛了兩天瓶,好了很多。

倒是陳念,今天有點發熱。

裡頭麻將機的聲音很吵,徐晏清嫌煩,在外麵待了一會。

……

幾圈打下來,陳念輸麻了。

徐晏清坐在旁邊,一點都冇教她。

陳念想讓他打,曲婧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這可不行,你得有點鬥誌啊,你要有大殺四方的氣勢,才輸這點你就退了,你還是陳念嗎。”

“你是不是想把禮物的錢贏回去?”

輸錢在微信群裡發紅包,基本都是陳念在發。

曲婧打的尤其認真,南梔放水都放出海了,趙逢頤都憋著不胡,結果都放水給了曲婧。

陳念轉過頭看徐晏清,他神色淡淡,手機舉在眼前,正在看一些老教授的演講,還有手術記錄。

陳念戳了一下他的手臂,問:“你乾嘛不教我?”

徐晏清就想讓她再輸多一點,輸到不想再玩。

“把我拉群裡,你輸了我付錢。”

陳念:“我想贏錢。”

下一局開始,徐晏清一邊看視頻,餘光看她的牌麵。

直接告訴她要做什麼牌。

對麵三位挑眉,這是玩明牌呢?

搞什麼,瞧不起人這是!

陳念連贏三局大牌之後,突然停電。

她剛剛有一點兒開心,就這麼快結束了?

曲婧還不想撤,“要不,我們說鬼故事吧。”

這會子房間裡一片漆黑,隻有手機的亮光。

陳念雖然還在感冒,但也不想讓他們走。

這是難得的時光。

老闆娘送了蠟燭上來,並告訴他們這電一時半會是好不了,外麵風太大,估計冇法搶修。

蠟燭點亮,他們準備搓手動麻將。

陳念是玩出了一點趣味來。

誰知道剛開局,曲婧接到老公電話,就回房間講電話去了。趙逢頤去外麵抽菸,南梔這個電燈泡被徐晏清盯的坐不住,最後也走了。

突然散場。

房間裡隻剩下陳念和徐晏清。

見陳念還意猶未儘,徐晏清問:“要不要我跟你玩?”

“他們還要回來的。”

“不會。”他篤定的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拍兩散意思,一拍兩散意思最新章節,一拍兩散意思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