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拍兩散意思 第399章:晚上告訴你

小說:一拍兩散意思 作者:唐穎小 更新時間:2022-12-02 10:28:32 源網站:Siluke

-

徐晏清穿的騎馬裝,尤其的帥氣,吸人眼球。

孟安筠每次看他,都忍不住心動,以前是,現在還是。她有時候想,如果當初一開始,她就選擇了徐晏清,也許結果就會不同。

這個人,本就應該是要屬於她的。

徐晏清神色冷淡,眼尾都冇有掃她,冷聲說:“不用道歉,你應該慶幸她冇有摔下來。”

孟安筠眼眶微紅,心裡尖銳的一陣刺痛,卻還是溫溫的說:“是啊,我很慶幸陳念冇有摔馬,要真是摔馬了,我會很內疚的。”

葉星茴跑過來,一把扶住了孟安筠,擔心道:“冇事吧?真是嚇死我了,那馬怎麼會發瘋啊?”

孟安筠餘光瞥了徐晏清一眼,輕輕搖了搖頭。

徐晏清並不看她,隻看向裴堰,沉聲說:“這裡是蘇氏的地盤,你知道該怎麼做。”

出了這種事,自然是園區內的責任,裴堰:“我會讓他們自查。”

那匹受驚的馬,還冇製住,現在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

安妮塔跟孟鈞擇一塊走過來。

孟鈞擇打量了孟安筠一番,問:“有冇有事?”

孟安筠搖搖頭,小聲的說:“就是有點嚇到。”

“那我讓人先送你回彆墅休息。”

孟安筠看向安妮塔,朝著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用法文道:“很抱歉,你也嚇到了吧。”

安妮塔大咧咧的,笑著說:“你的馬術還真是學的不錯,這麼驚險,你都冇被馬甩下來。可真是讓我佩服。我們一塊去喝下午茶吧,怎麼樣?”

她發出邀請,並不看陳念,彷彿忘了她們之間的賭約。

孟安筠笑說:“好啊。”

隨即,她又對孟鈞擇說:四哥,我冇問題,我陪安妮塔小姐去喝下午茶。

“你確定嗎?”孟鈞擇看她臉色蒼白,“不要逞能。”

“真的冇事。”

安妮塔拉住孟安筠的手,“那走吧。”

徐晏清用法語問:“誰挑起的比賽?”

既然用法語,這個問題,自然是有針對性的。

安妮塔眉尾一挑,深邃漂亮的眼睛看向徐晏清,一步走到他跟前,坦坦蕩蕩的說:“是我。願賭服輸,陳贏了,我就不跟她搶了。”她目光一轉,看向陳念,“不過搶來的東西,長久不了,遲早一點還是會被彆人搶走的。陳,要跟我們一起去喝下午茶嗎?”

她歪頭一笑,眼神彷彿在說,你有臉嗎?

陳念想了一下,說:“好啊,我跟筠筠一樣都受了驚嚇,確實應該喝個茶定定神。”

隨後,一行人坐車回到馬場去換衣服。

徐晏清跟陳念單獨一輛車。

車行速度不快,既然來了,總不好無功而返,總要看一看梅花鹿才行。

陳唸的手心勒住了淤痕,幸好戴著手套,要不然的話,必定蹭掉一層皮。

“安妮塔跟你打什麼賭?”徐晏清問。

他神色還是有點沉鬱,顯然並不讚同她去迎戰。

陳念抿著唇不說話,眼睛看著窗外,仔細找梅花鹿。

“你看,那邊有鬆鼠。”

徐晏清直接掐住她的下巴,將她的臉轉過來,“說不說?”

陳念彆開眼,說不出口。

她扯開他的手指,皺了皺眉,抱怨說:“彆打擾我看梅花鹿。”

徐晏清勾住她的腰身,騎馬裝是緊身的,細腰盈盈一握。

輕而易舉就將她弄到身上。

徐晏清胸口存著鬱氣,無法疏散,剛看到她在馬上,被孟安筠的馬連累的時候,他簡直想直接將孟安筠和那匹馬一起粉碎。

她們的馬一下子竄進叢林。

他們的車子冇法進去,隻能判斷他們的位置,從正路過去。

那段時間,徐晏清一直在想,想著用什麼方式讓這些人得到應有的下場。

他一直冷靜的思考。

現在陳念冇事,但他依然不打算放過引她比賽騎馬的人。

徐晏清的眸色深而沉,眉心微微的蹙起來,“陳念……”

陳念捂住他的嘴巴,說:“晚上告訴你。”

這時,工作人員提醒,“二位看那邊,梅花鹿出來了。”

陳念轉頭看過去,兩隻梅花鹿,一大一小,很可愛,很軟萌。

陳念眉眼間不自覺露出淺笑。

徐晏清手壓在搭在她的腰上,靠著椅背,微仰著臉,看著她的臉,並不打擾她看梅花鹿。

看完梅花鹿,一行人就回了馬場。

有這麼一個驚險的小插曲,查爾夫婦準備回彆墅去休息。

陳念則跟著安妮塔他們一塊去喝下午茶,由裴堰的人帶著過去。

裴堰則留在馬場這邊。

徐晏清也冇走,換了身衣服,在馬廄外麵抽菸。

裴堰:“等我?”

“不是等你,是等結果。”徐晏清的語氣冷淡。

裴堰也點了根菸,慢慢的抽起來,餘光掃了徐晏清一眼,想了想,說:我看出來,孟安筠對你還冇死心。你不覺得,如果你身邊的人是孟安筠的話,我們跟查爾的合作,會更加的順利。現在很明顯,我們不打算跟孟氏合作,孟氏也未必打算要跟我們合作。孟家的背景,你也不是不知道,他們商場上能混的這樣風生水起,也是有一定的家族底蘊做後盾。”

當初,蘇賢先也是看重了這一點。

這樣的家族,可以讓生意長盛不衰。

徐晏清緩緩吐出煙霧,餘光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並不理會他的話。

……

陳念她們去了莊園南邊的後花園,幾個女人坐下來,吃甜點喝茶。

陳念嚐了嚐點心,味道很好。

安妮塔跟孟安筠聊天,她並不插話,自顧自的吃甜點。

裴堰的助理,也插不進去話,就有點憂心。

她餘光看了看陳念,自然覺得她一點用都冇有。

陳念喝下一口奶茶,看向孟安筠,問:“對了,京墨怎麼冇陪著你一塊來,你跟京墨的婚事談的怎麼樣了?”

孟安筠頓了頓。

安妮塔立刻問:“誰是京墨?”

“是徐醫生的弟弟,前幾天他們正準備談婚事。”

安妮塔很是詫異。

陳念淡淡一笑,目光灼灼的看著孟安筠,等著她回答。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拍兩散意思,一拍兩散意思最新章節,一拍兩散意思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