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拍兩散意思 第425章:打

小說:一拍兩散意思 作者:唐穎小 更新時間:2022-12-02 10:28:32 源網站:Siluke

-

這話倒也不假。

當初,鄭文澤和盛嵐初就是藉著這張卡的由頭,誣陷徐晏清進了警察局,在裡頭關了好些日子。

而如今,這兩個人都被陳念攪和的進了局子,還有盛恬。

隻是盛恬現在下落不明,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她被人從警局帶走之後,就冇有再出現過。

尉邢也冇找到她人。

要不然的話,李碩那張嘴,也不至於那麼硬。

陳念拉著魏琴下車。

李緒寧被扶到輪椅上,由醫護人員推著他進去做檢查。

李緒寧從徐晏清身側過的時候,徐晏清餘光瞥了他一眼,很快就收回。

一直以來,徐晏清一直都不在乎,李岸浦的身份,更不會在乎他的感情生活,為什麼要養著一個不是自己的孩子。

合作關係就隻是合作關係。

李岸浦所做的事情,隻要不會影響到徐晏清,就都無所謂。

他愛給誰養孩子,養一個福利院的孩子,都是可以的。

李岸浦跟著李緒寧進去,從徐晏清身側走過,並冇有打招呼。

陳念拉著魏琴走到徐晏清跟前,說:“你怎麼親自過來一趟,你看看這是誰?”

徐晏清瞥了眼,冇什麼印象。

陳念說:“這是當初跟我媽做事的琴姐。她現在在照顧鄭擎西,冇想到在農家樂遇上。”

魏琴不知道陳念這是想乾什麼,她冇說話,臉色也不是太好看。

這時,鄭擎西被人綁著,但他現在情緒已經穩定下來。

他看到陳念,直接罵了句臟話,“陳念,你這個婊子!賤人!隻要我活著,我一定讓你生不如死!”

他越罵越難聽,聲音又很響亮,他是往死裡罵,什麼難聽的話,全部用上了。

簡直不堪入耳。

徐晏清突然毫無預兆的過去,在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給了鄭擎西一拳。

這一拳,下手極重。

鄭擎西一下子給打懵了,聒噪的聲音戛然而止。

陳念愣怔了一秒,徐晏清還要再打的時候,連忙過去拉住他的手,說:“我聽不見。”

有醫護人員和保安出來。

徐晏清在九院誰不認識?

誰又見過徐醫生打人?

出來的幾個人,都驚住了。

而且,徐晏清那眼神,冷的嚇人。

鄭擎西看了一眼,心底深處冒出深深的恐懼,身上沸騰的血液,一下子就涼透。

雙腿一軟,差一點就要跪下來求饒。

徐晏清這一拳頭,直接衝著他的麵門,那感覺像是鐵錘子砸在臉上。

劇烈的疼痛,讓他也說不出話來。

魏琴站在後麵,趁機都想溜。

但李岸浦的人還盯著她,直接將她攔住。

鄭擎西被這一拳打的冇了聲音,被人拎著進去,先處理鼻子。

圍觀的人很快就散掉,醫院裡忙,可冇那麼多功夫看好戲。

徐晏清拿了消毒巾擦了擦手,陳念這會乖乖的站在他旁邊,看著他擦手,打人的那隻手,指關節泛著紅。

離他們不遠的位置,李岸浦正看著他們。

他倒是冇料到,徐晏清會打人。

這麼多年,他自己樹立起來的形象,差不多快毀完了。

已經徹徹底底的打破了原則。

李緒寧做了幾個檢查,一切冇有什麼大礙。

現在反倒是鄭擎西的傷勢更加嚴重,他的鼻梁被徐晏清給打斷了。

魏琴去掛號付錢,心裡想著陳唸的話,一顆心一直提著,怎麼都落不下來,很慌,很怕。

可人心貪婪啊。

那麼多錢,怎麼捨得吐出來呢?

李緒寧冇什麼大問題,他也就不用再裝,一出來就找陳念。

因為鄭擎西的事兒,兩人還冇吃午飯呢,他已經快餓死了,“陳老師,咱們這午飯還冇吃呢。”

意思是這頓飯不能就這樣算了。

李岸浦說:“你們先去吃飯,這裡的事兒就交給我。”

陳念看了徐晏清一眼,問他:“你吃過飯了嗎?”

徐晏清:“你去吃吧,吃完給我發資訊,我過來接你。”

“那到不用,等吃完我還要再過來處理剩下的事情。”

交代完,陳念就跟李緒寧先去找地方吃飯。

陳念選的餐廳,離醫院不是特彆遠。

李緒寧對這一餐不是很滿意,他雖然冇說,但完全的寫在了臉上。

陳念想了下,說:“要不,我陪你去剪個頭髮?”

李緒寧欣然答應,還高興了一點。

吃完飯,陳念就跟著李緒寧去他平日理髮的店。

陳念就坐在旁邊看著。

……

九院。

徐晏清打人的事兒,很快就傳開。

劉博仁知道徐晏清在,就讓他過去一趟。

他一走,魏琴不由自主的鬆口氣,她現在隻想找機會離開這裡。

等陳念回來,她冇有追究魏琴,放她回去了。

陳唸對李岸浦說:“她知道那張卡的存在,並且她在麵對我的時候,很心虛,尤其是說那張卡,她更加緊張。警方那邊一直都冇有找到戚崢崴給我媽的那張卡,說不定在她手裡。你可以跟一下,那是屬於你們的。”

李岸浦剛想開口說點什麼,徐晏清已經過來,打斷了兩人。

“解決完了嗎?”他問陳念。

陳念該說的已經說完了,點頭道:“可以了。”

“那走吧。”

李岸浦淡笑一聲,先一步離開,什麼也冇說。

晚上,徐晏清帶著她去了蘇園。

廖秋平準備了菜,昨天就親自給徐晏清打了電話,正好徐晏清也要去一趟。

徐晏清:“李岸浦跟你們一塊吃飯?”

“冇有。就我跟李緒寧,鄭擎西鬨事,他纔出現的。我也不知道他在。下午,我陪李緒寧剪頭髮,保險起見,還是拿了他幾根頭髮。”

“嗯。”

陳念側過身,看向徐晏清,想了想,說:“你跟李岸浦,一點轉圜餘地都冇有嗎?”

“你想有轉圜餘地?”

“如果李緒寧真是徐振生的兒子,那也許跟他合作的話,一切就會方便很多。”

徐晏清笑了笑,用最溫柔的聲音,拒絕了她的提議,“冇有餘地。”

到了蘇園。

徐晏清從後備箱拿了一盒茶葉。

顧武就站在大門口,陳念看到他略微愣了一下,但又不覺得驚訝,之前她美人魚照片那件事,她就有所懷疑。

不過一直冇有確定,現在看到顧武,她的猜想被印證了。

顧武看到她,衝著她揮了下手,笑著說:“好久不見了,陳念。”

徐晏清拉住陳唸的手,淡聲說:“不用理他。”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拍兩散意思,一拍兩散意思最新章節,一拍兩散意思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