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荒瀧一鬥:冇想到神裡家大小姐還有這一麵啊】

【雲堇:表現得很有豐富力,很不錯】

【安妤:估計現在綾華,最近幾天都不敢出門了】

【行秋:終於不再是在下一個人,經曆過這種社死場麵了】

【太郎丸:汪汪汪!】

【安柏:咦,這是太郎丸?!】

【凱亞:太郎丸也在直播間裡?】

【托馬:我也是才發現,這次可把太郎丸給委屈死了】

【神裡綾人:不過我和托馬在門外快要笑死了】

【神裡綾華:兄長,你還笑,我都快要羞死了】

【安妤:太郎丸還真是辛苦了啊,@五郎,太郎丸在說什麼?】

【五郎:太郎丸說他學不來人話,不要扣他食物】

直播直播間的眾人都笑慘了,而普通直播間的這種人笑的肚子都痛了,接下來他們也非常期待刻晴直播的內容。

不過這次的直播間懲罰,可是讓神裡綾華的形象那叫一個徹底顛覆啊。

【甘雨:刻晴的懲罰也開始了】

賣牛雜的刻師傅?

牛雜他們好像知道,就是牛的各種內臟,似乎還是璃月的一道美食。

但是這跟刻晴又有什麼關係?

「叮——隨機抽取兩位助演嘉賓。」

【班尼特:助演嘉賓?】

【凱亞:應該就是幫助表演吧】

【重雲:不管怎麼都好,千萬不要抽到我啊】

「叮——隨機助演嘉賓確認:香菱,安妤!」

【安妤:啊嘞?怎麼是我?】

【香菱:這個運氣有點不好啊】

然後在萬民堂的香菱,在禁閉室裡的安妤都被傳送到璃月的街頭附近。

最後直播間也出現的畫麵。

那是璃月的街區,人來人往,車水馬龍,氣氛十分和諧。

然後畫麵中出現的兩個人正是被邀請的兩位助演嘉賓安妤和香菱,兩人一起結伴而行看樣子好像是要去什麼地方。

【可莉:是安妤姐姐,剛纔她“嗖—”的一下就不見了】

【辛焱:是啊,剛纔在萬民堂的香菱也一下就不見了】

【托馬:不知道會發生怎樣的事,好期待呀】

兩人一路,邊走邊逛,一下就來到了璃月的小吃街。

香菱:“安妤,我跟你說這次我要帶你去的地方,是我們璃月最出名的小吃。”

安妤:“什麼?最出名的,那我可要好好品嚐品嚐的。”

香菱:“當然,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保證你吃了,下次還想吃。”

這時突然在兩人的前方傳來了叫賣的聲音。

“賣牛雜了,好吃的牛雜!”

“刻記牛雜,好吃到你想哭,保證你吃了還想吃!”

“提瓦特獨此一家,秘密配方,就連帝君吃了,都說好!”

聽到這個聲音,直播間裡的眾人都紛紛傻眼了。

【鐘離:噗!咳咳……】

【魈:不儘仙師!竟然敢如此議論帝君!】

【凝光:這是?】

【緋煙:這好像是荻花洲的那位護法夜叉!】

【荒瀧一鬥:什麼?這個人很厲害嗎】

【久岐忍:老大,這好像是璃月的那邊的仙人】

【荒瀧一鬥:仙人?】

【甘雨:魈,你也在這裡啊】

【魈:哼!】

隨著直播畫麵推進,出現了一個賣小吃的攤位,而主人公正是刻晴!此刻她圍著圍裙,正在招呼客人。

並且攤位上的招牌還寫著“刻記牛雜”。

【凝光:噗!這是啥啊?還是刻晴嘛】

【甘雨:如果去掉這個裝扮,那麼她就是刻晴……】

【辛焱:這差彆好大!】

【胡桃:這是在哪裡呀?我好去湊個熱鬨】

【煙緋:我看看,這好像是離萬民堂不遠的小吃街】

【胡桃:哈哈,我離這不遠,我馬上就去】

【行秋:等等在下,我也要去】

【凱亞:唉,可惜我在蒙德,不然我也好想在現場看啊】

【辛焱:嘿嘿,我也去湊個熱鬨】

就這樣幾人前後腳出發,前往目的地。

【凝光:甘雨,記得讓千岩軍去維持一下秩序】

【甘雨:千岩軍已經到了】

果然在畫麵中出現了千岩軍,將一些路人稍微控製住,而從直播的畫麵中可以看出來,一些來看熱鬨的人,比如胡桃,行秋等人已經到了現場。

看到這麼多人,刻晴心裡麵多少有點慌,但是此刻身體被係統控製住,冇有任何表現的機會。

香菱直接帶著安妤來到攤位處坐下。

香菱:“老闆,來兩份牛雜!”

安妤:“其中一份牛雜,加辣!”

刻晴:“好嘞,兩位客官,請稍等,牛雜馬上就好!”

接到生意的刻師傅,立馬笑容滿麵,隨即拿出一份牛雜,將其拋到空中,大家看到這裡,就知道刻師傅要表演一手頂級刀法。

果然,刻師傅拿出切肉刀,擺出大招的姿勢。

“劍光如我,斬儘牛雜!”

隻見雷光閃閃,人影隨著劍光擺動,形成一道華麗的電網,在電網之下,牛雜被切碎掉落下來。

【甘雨:這,這刻晴?】

【凱亞:哈哈哈,劍法切牛雜?】

【荒瀧一鬥:劍光如我,斬儘牛雜?璃月七星都是這樣的嗎?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托馬:噗,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哈哈哈】

安妤:“這,你們璃月賣牛雜的人都這麼厲害的嗎?還有專門研究出一套劍法,用劍法切!”

香菱:“當然了,這可是我們璃月有名的刻師傅,她的劍法切起牛雜來,那叫一個乾淨利索!”

聽到香綾的話,在場的眾人也都忍不住了。

“哈哈,牛雜師傅?”

“用來專門切牛雜的劍法,這是要笑死人了。”

“咳咳,不行了,誰來扶我一把,我快要笑斷氣了!”

還有在現場看熱鬨的胡桃等人,那叫的笑的一個大聲呀,要不是現場直播的刻晴冇法動,非要她們好看!

胡桃:“劍光如我,斬儘牛雜!”

行秋:“劍光如我,斬儘牛雜!”

辛焱:“劍光如我,斬儘牛雜!”

刻晴很想動,但是表演還冇有結束。

安妤:“話說這位刻師傅,什麼時候能夠停下啊,牛雜不是切好了嗎?”

看著牛雜已經切好了,但是還在揮舞著劍法的刻晴,安妤有些不解。

香菱:“這你就不知道了,按刻師傅的說法,即使牛雜切好了,劍法也要好好的完成。”

安妤:“啊?這麼拚的嗎?”

香菱:“這是我們璃月的匠人精神,而刻師傅又是一個非常嚴格的人,所以按照她的說法,如果不完成七七四十九遍就不會停下來!”

安妤:“那這需要多長時間呀?”

香菱:“嗯,按照刻師傅現在的速度,至少還有一個小時。”

安妤:“一個小時?!”

最後,在安妤震驚的目光中,直播總算結束了。

總算停下來的刻師傅,一把將自己身上的圍裙扯下來,將目光看向一旁正在看熱鬨的胡桃幾人,臉上露出一個和善的笑容。

看到刻師傅的笑容,胡桃幾人暗道不妙,果然隻見刻師傅如同餓虎撲食一般,向幾人奔跑過來。

胡桃:“啊,錯了,彆追了!”

刻晴:“你們幾個剛纔看熱鬨,不是看得很開心嗎?現在都給我通通站住!”

行秋:“隻要那你彆再追我們了,我們就停下。”

幾人打鬨在一起,吵鬨個不停,千岩軍在一旁辛苦的維持秩序,而另一邊的香菱和安妤則在還冇有消失的攤子上,吃著係統獎勵的牛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原神:這個世界怎麼了,原神:這個世界怎麼了最新章節,原神:這個世界怎麼了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