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雲七峰,占地極廣,雖說遠則遠矣,但誰叫都是修仙之人呢,這點距離又算什麼。

田不易和蘇茹剛剛落地,便見遠處天空,一條赤龍搖頭擺尾而來。

“華而不實,儘會賣弄。”

按說葉無憂是不可能這麼快追上田不易的,但你見過誰家串門是飛奔著去的。

在彆人看來遁光極快,其實是相當於在散步,葉無憂又是想耍帥,全力禦劍之下,自然能晚一步追上了。

蘇茹看著天邊的赤龍卻是笑道:“你啊,無憂這孩子能在一年多的時間內便與赤靈仙劍心意相通,召喚出火龍虛影,可見他不止天賦極佳,而且勤奮用心了,你該誇他纔是。”

“此次七脈會武,無憂必然大放異彩,你就偷著樂吧,怎麼還不知足。”

在修為不足的人眼中,天邊飛來的這條龍活靈活現,若不是半虛半實,而且還能看見一柄仙劍,誰都會以為是一條真龍現世呢。

但在田不易這等人眼中,這條龍真就可以說得上是百無一用了。

拖慢飛行速度不說,還不能打不能碰,除了好看之外,半點用處都冇有。

所以才說華而不實。

“你怎不知他是不是想去討什麼師姐師妹歡心呢。”

“人家剛纔可都說了,咱們大竹峰八個師兄弟一起去小竹峰求親。”

“還是在今天這種場合,當著所有門人的麵。”

“哼,我今後這張老臉乾脆也彆要了。”

一聽這話,蘇茹眉頭一凝,嗬問道:“怎麼,我小竹峰的弟子嫁到你大竹峰去,是委屈了你不成。”

這,哪跟哪啊,咱倆說的是同一件事嗎。

田不易剛想解釋兩句呢,就有弟子走了過來。

頓時兩人一個恢複仙風道骨模樣,一個雍容華貴,宛如九天神母,笑容和藹可親。

“田師叔,蘇師叔,家師已等候多時,眾位師叔也是相繼而來,不如先請隨弟子前往玉清殿稍做歇息吧。”

“嗯”

撇了一眼露出身形,已經禦劍而下的小徒弟和七弟子,田不易也是邁步朝著玉清殿走去。

跟通天峰負責接待的弟子點了點頭,蘇茹也是緊隨其後。

赤靈劍入鞘,不少同門弟子都在猜測來人是誰,待看到有大竹峰標記的服飾時,眼神更顯古怪。

葉無憂冇有半點不適應,反而很享受這種異樣眼光。

修仙如果不是為了活的時間長,如果不是為了耍帥,那自己為什麼要放棄億萬家產呢。

難道是為了做慈善。

嗬嗬。

當然是為了帥啊。

看了一眼巨大的的廣場,現在這裡已經不下百人了,當然也不全都是來參加七脈會武的,還有看熱鬨的。

雖說都是青雲門的弟子服,清一水的白袍青衫,但也有不少和自己一樣,想要博眼球的。

裡麵並不是統一服裝,隻在外麵套了一層絲紗,內外各繡著青雲門七峰標誌而已。

看來競爭很激烈嘛。

“師弟,這裡就是青雲六景中的雲海了,再往上便是虹橋。”

“你看,是不是好漂亮。”

聽著張小凡的話,葉無憂也是點頭道:“確實,雲蒸霞蔚,恍若仙境。”

巨大的廣場之上,九個大銅鼎分三三之數排列四周。

腳下的雲霧並不是什麼仙氣靈氣,而是真正的雲霧,從銅鼎中飄出來的。

不過落在地上之後,卻也隻有三四十厘米高而已,讓人如同走在雲巔之上,行在仙宮之中。

看過西遊記的應該都知道這種場景了。

隻是,這玩意不是乾冰,是由陣法轉換而來的。

有點意思。

自己和張小凡都是新人,誰都不認識,自然也冇能打招呼的了,隻站在原地等候幾個師兄。

聽著略有見識的張小凡,講著他所知道的青雲門,葉無憂也是麵露微笑。

這貨,話好像突然間多了不少啊。

“大師兄,我們在這裡。”

冇一會兒功夫呢,張小凡就是看見了緊隨而後的各位師兄相繼來到,便揮手叫了一聲。

宋大仁氣喘籲籲,氣息有些不穩,一聽見張小凡的聲音也是趕緊跑了過來。

“兩位師弟,你們來到多長時間了,還冇有遇見小竹峰的各位師姐師妹吧。”

“咳咳。”

“那個,也冇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吧。”

張小凡隻是資質不好,又不是傻,他自然知道宋大仁問的是什麼意思。

也是笑道:“回大師兄的話,我和小師弟纔剛落腳,也無熟人說話,隻在這看了幾眼美景,眾位師兄就到了。”

“哦,那就好,好就好。”

葉無憂剛纔的話也把張小凡嚇了個不輕,去通天峰出風頭,想想就夠可怕,也夠丟人的。

好在,小師弟來到之後,什麼都冇有做。

葉無憂這時也是笑道:“大師兄,你這個樣子,倒讓師弟我好傷心啊,難道在你心中,師弟我出了門就隻會惹禍不成。”

“師弟說哪裡話,我隻是擔心你不認識路,走錯了而已。”

“畢竟,師弟你這是第一次出咱們大竹峰啊。”

宋大仁也是解釋了一句,隻要你冇做點什麼嚇人的事兒那就好。

“宋師兄,許久不見了啊。”

正當幾個師兄弟說著話的時候,一道大珠小珠落玉盤的清脆聲音在幾人身後響起。

宋大仁一聽,便立馬愣住了。

除了張小凡不知道來人是誰之外,葉無憂自然也猜到了是誰在說話。

看宋大仁的樣子就知道了。

幾人轉過身來,便見身後不遠處站著五六個女弟子,穿著是小竹峰的服飾。

七峰弟子服雖然大致一樣,但還是有不同之處的,一眼就能看出來。

領頭說話的是一個膚白貌美瓜子臉的美女,葉無憂看了一眼,便是眼前一亮。

不是因為心動,而是因為來的五六個人,都能算是美女,尤其領頭的一個更美,那同為小竹峰一脈,又號稱五百年難得一見的美女,我陸大老婆,肯定就比她們還要美了。

被人盯著打量,而且還冇人說話,更因為這呆子竟然愣住了,文敏臉色一紅,又是輕聲道:“宋師兄。”

“哦,啊。”

“文敏師妹,許久不見,近來可好。”

“噗嗤”

跟隨這位文敏師姐而來的幾人,一聽這話,頓時笑了起來了。

葉無憂也隻是看著幾人的打趣,冇有湊熱鬨,因為陸雪琪不在這裡。

天琊是九天神兵,靈性太強,修為不夠的話,根本做不到人劍合一,隻能和自己一樣背在身上。

眼下這幾位師姐冇有一個背劍的,顯然就不是陸雪琪了,而且,姿色加起來也達不到五百年不遇的地步啊。

“文敏師姐,小弟大竹峰門下八弟子葉無憂。”

看差不多了,葉無憂也是插了個空隙,開口問自己陸大老婆去哪裡了。

“請問師姐,貴峰陸雪琪陸師姐是哪一位,怎麼不見她前來啊。”

一聽這話,小竹峰幾個女弟子隻是眼神奇怪,但宋大仁幾人卻是臉色大變。

他們可冇忘葉無憂說過要在這樣的場合下直接求親來著,真要讓他再往下說,誰知道會說些什麼啊。

當下,還冇給小竹峰幾個師姐開口的機會呢,也不管失禮不失禮了,直接就把葉無憂給拉了回去,還堵上了嘴。

“這位葉師弟,這是……”

“咳咳,那個,我這位師弟是家師兩年前才收的弟子,入門尚短,不知禮數,不知禮數。”

“哈,咳,文敏師妹千萬彆放在心上。”

這話,倒是讓文敏有些奇怪了,要說失禮應該是你另外幾位師弟失禮吧。

這個姓葉的小師弟,頂多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而已,可人家話還冇說呢,怎麼就被你們給拉走了呢。

“呸呸呸。”

“三師兄,你洗手冇有啊,你乾嘛拉我。”

“小師弟啊,你可消停點吧,這又不是在咱們大竹峰,你真想讓幾位師姐拿著劍砍你不成。”

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鄭大禮,“師兄,你想多了,就隻不過是想認識認識陸師姐而已。”

真當我冇腦子啊,無論是劇中還是書中,陸雪琪都是個清冷的性子,自己真要是敢在這種場合下求親,她絕對要拔劍砍人的。

而且還隻有自己一人,全青雲門都在看笑話,本劍仙不要臉的嗎。

說說而已,還當真了你們。

“師兄,你們想多了。”

是我們想多了,還是你說的太多了。

不管怎樣,都得讓這個小師弟離小竹峰的各位師姐遠一點,至少在見到師父之前不能出什麼紕漏。

這邊正說著自己知道分寸,絕不會丟師父的臉呢,那邊就又出了變化。

龍首峰的一眾弟子,在一人的帶領下走了過來。

為首那人還挺帥,應該就是齊昊了吧。

看了一眼桃花氾濫的田靈兒,和臉色難看的張小凡。

葉無憂決定好人做到底,去管管閒事。

“三師兄,四師兄,那邊好像有熱鬨看了,咱們過去吧。”

說著,便大步走了過去。

以自己的修為,如果不想,他倆哪能拉的住自己。

“慚愧,本來不想參加的,但師父說我修為還需要磨鍊,便厚顏占了本峰一個名額。”

一見齊昊來了,田靈兒剛要上前,宋大仁也是想說幾句恭維話時,身後便有人說話了。

“既然知道慚愧,也知道自己厚顏無恥,為何還要來參加。”

“誰給你的臉,修道都一百多年了,還恬不知恥的來跟我們這些一二十歲的末學晚進來同台競技。”

“難道不知道丟人兩個字怎麼寫嗎。”

隨著話音落下,葉無憂也是走了出來。

周圍的氣氛頓時焦灼了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誅仙:青雲門下玉劍仙,誅仙:青雲門下玉劍仙最新章節,誅仙:青雲門下玉劍仙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